Skip Navigation LinksL/L Research Library Books - The Law of One - Chinese Translation The Law of One, Book I - Introduction (Big5)
Skip Navigation Links
L/L Research
Home
Library
Are you a wanderer?
About Us
Carla’s Niche
Podcast
Online Course
Search
E-mail L/L
Copyright Policy
Recent Updates

Now on Bring4th.org

Bring4th.org

Forums

Online Store

Seeker Connector

Gaia Meditation

Subscriptions

Links

Donate/Volunteer

Join Us

Facebook

Twitter

Tumblr

Instagram


PayPal - The safer, easier way to pay online!

圖書館

一的律法, 卷一

中文化&註解 by Terry Hsu.

特別感謝 Jim McCarty 之協助. (原作者之一)

 

序文 (摘要)

Don Elkins

這本書是26場實驗集會 現場錄音的精確抄本, 我們實驗的主旨是與外星人溝通, 我們從1962年就開始實驗, 不斷地改良這過程 持續了19年. 直到1981年, 我們的實驗有了深遠的改變, 這本書記載了我們工作的後期階段.

在消化過數百萬字關於外星通訊的報導之後, 我個人認為這本書以及隨後的續集包含我所認為最有用的資訊.

我們採用”調頻出神心電感應”(tuned trance telepathy)方式與一外星種族(稱為Ra)通訊. 我們使用英語 因為Ra了解它, 事實上 他的英文能力比我還強.

要了解Ra的本質或許是最困難的事, Ra是第六密度的社會記憶複合體, 因為地球接近第三密度進化週期的尾聲, 這表示Ra在我們前面3個週期之遠, 換句話說, Ra的進化狀態在人類數百萬年之前, 難怪1萬1千年前, Ra會跟埃及人有溝通困難. 同樣的問題也存在於我們這個”開悟”的年代.

幽浮學(UFOlogy)是個大課題, 光是介紹它的背景可能就足以寫成一本書, 因此我們的主要焦點放在我們的研究, 以及Ra接觸的來由. 現在我請我的長期研究夥伴, Carla L. Rueckert, 來講我們的故事.

Carla L. Rueckert

我第一次遇見Don Elkins是在1962年, 對我而言, 他是個迷人的人物, 同時是大學教授以及心靈(psychic)研究者. 他做過200場以上催眠回溯, 探索出生之前的經驗, 調查出轉世投胎不只是一種可能性 而是一個真相.

1970年1月, 我離開學校圖書管理員的職位 開始全職為Don工作. 那時他相信與外星智能接觸有助於了解存在的偉大奧秘, 並決定強化這方面的研究.

Don對於UFO能突然顯化(materialize)及消失感到好奇, 他決定找一個可靠的降靈會(seance)靈媒來產生類似的結果.

我們找到Tingley牧師, 他在一個簡單的屏風後面, 展開第一場的降靈會, 我覺得最有趣的是 看到一個相當具體的鬼魂外號”修女”, 她想和我說話 並謝謝我幫助Don, 然而我從未有過是修女的朋友 我覺得頗為困惑, 不久以後 Don跟我聊起這件事 我才恍然大悟, Don的母親生前的外號就是”修女”.

在接下來的通靈會 我跟Don都可以看見顯化的靈魂, 我的眼力在夜晚不大好, 然而我還可以分辨這些靈魂的特徵, 但Don甚至可以看見他們的髮絲.

1970年, Don跟我正式成立L/L 研究組織. (www.llresearch.org)

1974年, Andrija Puharich出版了一本書標題尤里(URI), 這本書探討尤里蓋勒(Uri Geller)的超能力, 以及他們意外地與外星人通訊的過程.

尤里在美國掀起一股旋風, 許多小孩模仿他, 竟然也能以意志扭曲金屬.

當你閱讀Ra 資料時, 你將發現為什麼小孩子能做這些事, 以及這些能力與飛碟(UFO)訊息的關聯.

因為我不是科學家, 我把麥克風交還給Don, 他的背景更適合這樣的討論.

Don

超自然事件是怎麼發生的呢? 答案或許就在神秘學(occult)理論中, 關鍵是不同次元平面(planes)的存在.

一般而言, 神秘學理論認為靈魂降生到物質世界, 經過足夠的靈性發展之後, 他就能到達更高的存在平面, 不再需要學習這個星球上的發展課程.

我開始相信 這些平面與我們的物理空間是並存, 且可以互相穿透.

一個簡單的類比就是考慮同樣的演員 出現在兩個不同的電視節目, 這兩個節目都可以在同一台電視接收到, 但彼此互斥. 這好比是我們的日常生活: 我們活在一個頻道中, 卻完全不知還有其他眾多的頻道.

許多UFO報導顯示不明物體的源頭來自另一個次元, 就跟那些顯化的鬼魂一樣. 我要強調 這並不表示他們的不真實. 這就好比我們從第4頻道轉到第3頻道一般, 只是兩個不同的實境.

(譯註: 原文接下來討論Dewey B. Larson博士的物理統一場論, 非常精采, 為了節省篇幅, 暫時跳過. 意者請購買原書, 或上網查詢.)

透過Taylor以及史丹佛研究學院的重複實驗, 我們逐漸開始創造一門”魔法”的科學, 以前它被稱為魔法, 現在卻越來越普遍, 特別是在孩子身上, 在未來, 我們或許會看到”魔法”被列入大學課堂的教導.

事實上, 目前的化學, 物理學科基本上 都算是”魔法”, 因為我們對於因果律仍然沒有終極的解釋.

Carla

在我們與各種疑似UFO接觸的過程中, 我們發現有個中心思想一再地出現, 就是我們個人意識的不朽性(immortality). 早在聖經時代 就有這種神秘的傳統, 聖保羅在使徒書(Epistles)就區分了人類肉體與靈體.

更古早以前 埃及祭司就有ka的觀念, 他們斷定ka就是靈性的人格, 在肉體死亡後依然存在, 是意識本質之所在.

這觀點讓我們嚴肅地考慮輪迴轉世(reincarnation)的議題, 根據UFO接觸的訊息, 輪迴轉世是我們要理解的最重要觀念之一, 透過它 人類得以進化, 不只是肉體上的, 也包括形而上的部分.

這裡有個簡潔的例子說明轉世, 有些人喜歡稱為業力(karma), 有個年輕的男孩(他要求不要公開名字), 他幾乎對所有活的東西都嚴重過敏, 所以他不能割草, 不能聞花的味道, 也不能待在戶外太久.在催眠回溯之下 他回想起過去在英國的一世, 他是個孤獨的男人 天性就不想跟任何人打交道, 他繼承一筆很大的地產, 一生就在自己家園度過, 他唯一的嗜好就是照顧自己家的廣大花園, 他在其中種植了各式各樣的花草, 水果等.

當他回顧在英國的一生之後, 催眠師Lawrence Allison一如往常地請那男孩問他的高我(Higher Self)是否學到了: 把人群擺第一, 其他事物次之 這個課程. 那高我說確實 這課程已經學到了. 於是催眠師問高我 是否可以醫治過敏症, 既然課程已經學到了 過敏症也就不再需要了. 高我同意了. 於是催眠師小心地把男孩帶出催眠狀態, 然後把他帶到鋼琴旁邊; 催眠師拿起鋼琴上的木棉花, 故意把花粉吹到男孩的鼻子裡, 男孩大叫 “你怎麼可以這樣對我! 你知道我有多敏感!” 催眠師說”喔, 真的嗎? 我又沒聽到你打噴嚏.” 這男孩從此不再有過敏症.

Ra資料 裡有許多探討我們與宇宙之間的真實關係的訊息.

當一個人 遭遇不幸的情境, 他能夠不以牙還牙, 而以悲憐與安慰的態度回應, 他就強化了一分內在的力量, 跟生命的連結也就越密切, 同時也促進了宇宙的有機進化.

從早期歷史(包括聖經)以來 UFOs就常常被提到 伴隨著許多奇怪的目擊現象...

(譯註: 這裡為了簡化, 略過了幾個近代UFO事件紀錄的過程)

這本書的主旨與下列議題有關: 形而上學, 哲學, 人類肉身與靈性進化的計畫.

我們要與你分享 我們經年累月累積的研究資料, 我們從未描述收訊者是誰, 因為我們覺得訊息本身要比信差者要重要.

根據一個與我們接觸的高靈Hatonn的說法, 現在我們天空上的一些UFOs, 至少有一部分是為了服務而來, 好比我們會救濟那些被天災打擊, 或極度貧窮的國家.

“我們接觸你們地球人類已經許多, 許多年了. 數千年來 我們一直與尋求我們幫助的人們接觸. 該是許多地球人被接觸的時候了. 因為許多人現在了解物理的幻象, 並尋求幻象之外的東西. 首先 個體要先有這種渴望 才能接收到我們的訊號, 透過團體一致的渴望 可以加速這過程, 最後透過冥想(meditation)產生靈性的覺知, 提升個體的振動.

我們隸屬於服務無限造物者的星際聯邦(Confederation of Planets), 我們很抱歉無法踏上你們的土壤, 教導一些期待我們服務的人群. 但, 我的朋友, 對於那些不希望我們服務的人, 這反而是種傷害(disservice). 甚至對於那些渴望我們教導的人們, 我們恐怕也幫不上什麼忙, 因為了悟只能從內在湧現. 我們僅能導引, 僅能建議. 我們希望每個尋求真理的個人都能向內思考, 朝向那單一愛與理解的源頭, 也就是造物者, 祂在我們每個人裡面, 存在於一切萬有; 我的朋友, 因為一切存在的萬有就是造物者.

我們感到非常榮幸 在此刻 加入你們參與這場盛大的服務, 因為這是個十分偉大的時刻, 一個偉大的轉折點, 許多地球人將從困惑的狀態提升到一單純的認知: 造物者的愛.”

Hatonn 提到我們渴望尋求物理幻象外的東西, 他所說的就是Ra稱為”起初思維”(the original thought)的東西. 或者用我們的字眼, 稱為”愛”, 但卻蘊含更多, 它暗示一個宏偉的合一, 我們不僅是將彼此視為好友, 兄弟姊妹; 而是視為造物者. 當我們能夠看待他人與自我為造物者, 我們就只看到一種存有, 這就是Hatonn談到起初思維時的核心思想:

“此時 我位於一飛行載具中, 在你們住所的高空上方, 我們能收聽你們的思想, 你們有些人可能會認為這是種人權侵害, 但我可以擔保不會. 我們能夠知道地球人類的想法, 但不會冒犯他們的思考或活動. 我們不認為知道他人的想法是種侵害, 因為我們看待這些思想就像我們自己的一般. 我們看待這些思想就像是造物者的思想.

我的朋友, 你們或許會認為不屬於愛及手足情誼(brotherhood)的思維就不是出自於造物者. 這是不可能的, 朋友, 所有產生的思想都是出自造物者. 所有產生的東西都出自造物者. 祂是所有事物, 存在所有地方, 祂是所有意識, 所有存在的思想, 祂無限分出的部分, 每一部分都有自由意志, 都能自由選擇自己的道路. 祂所有的部分互相溝通, 在祂完整及無限的神智中.

(部分省略)

我們發現 地球上的人們再他們的經驗與實驗中 思想上已經被孤立, 已經與廣大的造物分離了.

我的朋友, 如我你覺得在這幻象中被逼到角落了, 記得你所學的, 你可以選擇在任何時刻 轉換你的需求與渴望, 從物理幻象中, 轉移到天父造物之內. 你就能從受困的情境中跳脫出來.”

對於某些人 方才Hatonn字句裡的觀念似乎是不切實際, 甚至是過於理想化的新時代(New Age)或寶瓶時代的思想. 我們很難想像整個地球在哲學上能走到如此錯誤的地步, 也難以相信一個比我們先進許多的生命會如此關心我們, 甚至嘗試幫助我們.

“我的朋友, 地球人在欣賞造物上 變得十分短視, 失去了原有的覺知. 為什麼? 因為人類專注在他所發明的器具上, 他被自己的玩具與想法所催眠.

透過冥想的過程, 人們可以止息那活躍不已的心智, 心智總是持續著尋求幻象內的刺激.

透過冥想, 人們很快可以回復欣賞的能力, 欣賞真正造物之美.

如果人想知曉真相, 這是他必須回復的狀態: 單純思想著絕對的愛, 全然合一的思想 對待所有兄弟姊妹, 不管他們是如何表達自己, 或是什麼. 因為這就是你們造物者的起初思維.”

然而欣賞”真正”的造物 明顯地不佔有我們心智最重要的位置, 因為我們每天活在所謂的幻象當中.

“幻象是地球人所產生的, 這幻象是有用的, 特別是對於那些希望以很快速度進化的人們, 藉由體驗幻象 並使用它來達成. 有許多環繞著你們地球的生命渴望有你們這樣的機會, 他們希望有機會身處這幻象中 然後透過理解的產生 運用幻象的潛能.

我認為透過自我分析與冥想了解幻象的潛能是必須的, 其重要性再怎麼強調都不為過. 因為它最終會使我們表達造物者的思想. 這個過程 你們知曉的老師, 耶穌, 已經做到了. 這個人了解他的位置, 他認出這幻象, 於是他對這幻象的反應就是表達造物者的思維, 愛的思維.

最重要的是 知道你所體驗的幻象是為了教導你, 只有當你察覺到這點, 它才能教導你. 然而, 大部分的人活在幻象中, 卻很少人使用這幻象來成長. 當一個人覺察到使用幻象來促進靈性的成長, 下一步就是要將他的知識表達出來, 不管環境的影響, 表達對造物者的愛與理解.

“你們許多人正尋求幻象之外的東西, 對於這些尋求的人, 我們提供我們的理解, 我們不企圖表示我們有終極的智慧, 我們只是建議一些我們認為有價值的東西, 因為我們也曾走過你們的路. 我們認為最有益的方向是尋求服務. 我們今晚透過器皿給予訊息給尋求者. 我們希望能刺激你們的尋求. 我們希望在不久的未來 能跟更多地球人接觸, 這是件困難的任務 因為地球上有著許多混合的類型. (譯註: 意指地球人靈魂來自不同的星系) 但我們只要能與一個人接觸, 我們的努力就很值得了.”

在所有課程之下 我們學習到 愛是基本觀念, 所有事物皆為一.

“冥想你自己與所有看到事物的完整合一. 不只做一次 也不只在現在的情況. 而是在所有時刻 特別是在困難的環境中. 因為當你能去愛 去感覺與那些艱難的環境合一, 困難就會被減輕. 這是基於愛的法則.

一切為一, 我的朋友. 我的聲音是這器皿的聲音, 我的想法是她的想法. 請相信我們給予你的振動 不是一個人格的振動, 而是造物者的振動. 我們同樣也是個管道(channels). 只有一個聲音, 造物者的聲音. 所有事物最終都會進入和諧狀態.

即是你週遭的宇宙呈現不和諧與艱難的狀態, 如果你的心智停留在造物者的合一上, 你自己的宇宙將變得和諧, 這不是靠你的作為, 而是靠造物者單純的愛.”

我們從許多來源得知, 我們正處於一個進化時期的末後日子...

我們從與Hatonn的聚會 也得到關於地球變遷的一些資訊:

“在你們的物理幻象中, 地球將有一個季節將帶來極度的創傷. 你們的科學家正花許多時間 嘗試找出造成災害之種種物理原因. 你們的科學家所說的將會相當正確, 同時那些從事神聖工作的人也將預言將在地球上發生的一些事情.

我們不可能 也不允許告訴你們事件發生的性質與精確時間. 因為地球人類的集體心靈振動正在決定, 將會決定精確的事件性質與時間. 在地球裡面, 有許多業力必須被調整, 這些事物將被彰顯. 精確的發生過程與時程, 我們不能說, 也不願. 我的朋友, 因為雨水, 風, 與火, 將只會摧毀那些第三密度的東西. 你們可能很珍惜這些東西, 因為你們無法想像第四密度的存在 會是怎樣的光景. 我們建議你 當第四密度的振動調整完成之後, 無須花時間費神維持你第三密度的存在.

第三密度的東西遭到損害是極度可能的, 容許我們坦白地說, 你們將看到死蔭的幽谷. (譯註:語出舊約聖經詩篇Psalms第23章) 這些話 你們曾經聽過, 然而你們依戀著肉身與週遭的物理環境, 彷彿你的靈永遠依附著它們.”

“很快地 你們要做個選擇, 最好是所有地球人都理解這個選擇的意義. 對於許多人而言 這是難以理解的, 因為他們從未考慮過這樣的選擇, 他們過於沉浸於每天的活動, 以及瑣碎的渴望. 然而 不管他們希望與否, 理解與否, 不管任何的影響, 地球上每一個人都將做個選擇, 沒有中間地帶, 有些人將選擇愛與光之徑, 有些人則將選擇另一邊.

這選擇並不只是說說而已 “我選擇愛與光之徑”, 或”我不選擇它.” 言語上的選擇沒有任何意義, 個人的行為將證明他自身的選擇.

將會有場收割(Harvest), 你們或許會稱為是靈魂的收割, 很快將發生在你們星球, 我們試圖萃取出最大可能的收割量, 這是我們的任務, 因為我們是收割者(Harvesters).

為了達到最高效率, 我們嘗試創造一個尋求的狀態 給那些渴望尋求的人, 這裡指的是那些接近及格水平(acceptable level)振動的人們. 在及格以上水平的人們, 我們沒有太大興趣, 因為他們成績已經足夠了. 至於那些成績遠低於水平的人們, 不幸地, 我們現在無法幫助他們.

我們此刻嘗試增加小部分收割的百分比, 讓人們進入愛與理解之路.

即使只是一點點的百分比 乘以地球總人口 都是很大的數量, 這就是我們的使命, 透過一些通靈團體, 如你們這樣的團體, 散佈我們的資訊, 雖然它或許缺乏 你們地球人稱為的證據.

我們不提供具體的證據, 我們提供真理, 這是我們使命的重要功能—提供沒有證據的真理. 如此, 每個人的動機意志仍是來自內在, 個人振動頻率得以提升. 提供證據就是將一個真理強加在一個人身上, 他被迫要接受它, 這樣對於他的振動頻率沒有助益. 我的朋友, 這是我們接近你們人群的神秘方式.”

另一個常在與UFO通訊過程出現的主題是”流浪者”(Wanderers), 他們通常是以服務為導向的人群, 並且可以預期的, 他們通常有種不適應的感覺, 覺得與地球環境格格不入, 或覺得不屬於這裡. 通常這些人擁有許多才能, 在藝術上, 教導上, 或只是單純地分享愉悅與歡樂的氣氛.

有趣的是, Ra資料指出許多被吸引的讀者, 通常是流浪者, 並且會覺得這些資料是有用的. 地球上的流浪者不在少數, Ra估計至少有6千5百萬人左右. 他們從其他和諧的密度來到地球, 進行某種工作, 多半是困難且危險的. 因為 如果一個流浪者連遺忘的過程都無法穿透(這是來到地球必經的過程), 他很可能會被困在第三密度的幻象, 或者說身陷業力之中, 延遲他回家鄉星球的時間, 直到所有在這裡產生的不平衡被平衡為止.

1976年, Don Elkins 與我合寫了一本書”幽浮的秘密”(Secrets of the UFO), 我們特別用了一章探討流浪者, 透過催眠回溯療法, 我們對3女1男進行分別的回溯, 他們所敘述的故事 情節十分吻合, 生動地描寫他們在另一星球的生活細節. 女性的回溯細節顯得詩情畫意, 很少技術上的描述, 而男性的回溯則比較精確, 清晰.

這3位女子在此生是好友, 但這位正在就讀化工研究所的男生與她們不認識, 是透過女性的回溯得知他以前在外星球跟她們的關係.

(譯註: 以下敘述Don, Lawrence與這位男生 在回溯過程的對談, 時間有限 暫時略過.)

從我13歲起 我的腎臟就很不好, 不久還罹患風濕性關節炎, 以及併發症: 紅斑性狼瘡. 事實上 我能活著可以視為一種奇蹟, 雖則我已經失去了將近半個腎.

我覺得自己很幸運, 能夠過著積極, 有生產力的地球生活, 雖然有這麼多奇特的症狀圍繞著我. 現在, 透過運動, 飲食控制, 朋友, 與信心的幫助, 我覺得十分蒙福. 但我的行動還是受限的.

雖然我已經無法使用打字機, 我仍然能舉行每週的冥想課程, 並收一些進階學生做個別指導. 1978年, James (Jim) Allen McCarty 加入我們的冥想團體. 他每週開車140英哩來參加我們的冥想. 許多年以來, Jim都在找尋某種幫助人類的方法. 他擁有商業與教育學位. 他研究另類方式以教導意識的擴張.

1972年, 他在中部肯塔基州成立岩溪研究與發展實驗室(Rock Creek Research and Development Laboratories), 從事最接近他心底的工作: 人類的演化. 有6年時間, 他一人獨居, 種植食物, 冥想與研讀.

加入我們的冥想課程一陣子之後, 1980年12月23日, 他決定與Don和我一起工作.

Don與我都無盡地感激McCarty的協助, 他對於解析形而上資料有著格外優異的能力. 他承擔了我們研究的實質部分, 整理文件, 作簿記, 抄寫錄音紀錄, 對外通信等工作. Jim賣掉他的土地, 加入我們, 於是L/L研究室與岩溪實驗室合併為一.

我們討論寫作一本新書, 擷取我們之前寫’幽浮的秘密’的經驗, Jim 開始對我們龐大的檔案做研究整理, Jim加入3個禮拜之後, Ra接觸開始了.

那是我從未有過的接觸, 一如往常, 我以基督之名挑戰這個存在體, 首先詢問它是否為基督意識的使者, 如果不是, 要求它立刻離開. 它留下來了, 於是我開啟自己成為一個通訊管道, 我幾乎立即地進入出神狀態, 而這個存在體, 稱自己為Ra, 與我們展開一系列的接觸, 這接觸仍在進行中, 內容十分迷人, 但我內心有股不安, 我最擔心的莫過於 有人讀過這資料之後 認為我具有特殊的智慧, 那是Ra具有的, 而我肯定沒有的.

這好比, 你要水管要對水的品質負責, 是不近常理的.

(譯註: 精確地說, 水的品質主要取決於那源頭; 但水管乾淨與否 對於最終飲用者喝到的水 還是有些許影響.)

如果你在閱讀本書時 有任何問題, 歡迎寫信到岩溪小組(the Rock Creek group), 負責通信的Jim 從不錯過任何一封信, 因為Jim也有他自己的經驗要分享, 他將為我們的序文做個總結.

Jim McCarty

當Ra接觸剛發生的時候 我們只是初學者, 透過一次又一次的嘗試錯誤, 我們從中學習 如何在心, 身, 靈三方面支持我們的器皿, Carla. 起初, 我們對於Ra接觸非常興奮, 於是我們每天舉行2次Ra接觸; 但我們發現這樣子對於Carla太勞累了, 於是我們逐漸減少次數, 不久前是1周1次, 現在是每10天1次, 讓我們得以更充裕地照顧她.

每一次集會由Don發問, 我們每個人都貢獻想法, 但主要的發問走向還是由Don決定, 因為他多年探查幽浮接觸的經驗, 讓他有足夠的智力基礎將這許多謎題的碎片拼湊在一起; 他同時也有重要的直覺 當Ra給予出乎意料且深奧的答案時, 能夠當場做出反應, 發展出新的洞見.

每一次集會前, 我們會早起 吃個清爽的早餐, 然後展開一系列幫助我們達成任務的步驟. 首先 我給Carla半小時的背部按摩, 好舒展她的肌肉與關節, 因為她每次集會平均要保持1小時到1小時45分的絕對靜止狀態. 接著我們一起冥想 好強化我們每日生活培養的和諧, 好讓我們的渴望合一, 單一地渴望與Ra接觸. 最後我們舉行保護儀式, 並且淨化房間, 將Carla安置在床上, 以白色毯子覆蓋她身體, 再以一塊白布覆蓋她雙眼, 我們用3個錄音麥克風, 預防有任何一支或兩支麥克風在集會過程中損壞. (譯註: 由於Carla本身的特質, 她碰過的電器用品很容易突然損壞!) 此時, 我們只能看到Carla 從雙肩垂下的頭髮, 以及挺立的鼻子. 她心中默念聖方濟禱辭, Don在後方的桌子, 將聖經, 蠟燭, 與馨香, 還有裝水的聖杯排列成一直線, 如同Ra所建議的擺法; Don點燃蠟燭與馨香之後, 他和我圍繞著Carla走太一圈圈(Circle of One), 重複一些禱辭之後 展開每一次的接觸.

不久, Carla離開她的肉身, Ra用她的嘴巴來回答Don的問題, 集會進行的過程中, 除了要翻帶子的片刻之外 我持續地默禱 將光送給Carla.

集會完畢之後, Don等待片刻 等Carla回到她通常已僵硬的身體, 呼叫她的名字數次 直到她有回應, 幫助她站起來, 稍微摩擦她的頸子, Don與我心裡默想 將所有的愛充滿聖杯, 然後將聖杯裡滿滿的水給她喝.

在集會進行中Carla完全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 她總是很好奇想知道進行的過程. 我從錄音帶中 抄寫出整個過程的對話, 然後她才能從這二手資料中得知這些資訊. Ra講話相當慢, 而且準確地發出每個音節, 使得抄寫這工作變得相當容易.

參與Ra通訊對我們每個人都是十分振奮的, 因為Ra的話語是優雅與單純的調和. Ra資料蘊含的資訊對於增進我們對造物的神秘, 以及我們進化過程的知識 是十分有幫助的. 我們希望它對你也有助益.

L/L Research

Don Elkins
Carla L. Rueckert
Jim McCarty

Louisville, Kentucky
July 7, 1983

  Skip Navigation LinksL/L Research Library Books - The Law of One - Chinese Translation The Law of One, Book I - Introduction (Big5)

Copyright © 2017 L/L Resear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