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Navigation LinksL/L Research Library Books - The Law of One - Chinese Translation The Law of One, Book I - Introduction (GB2312)
Skip Navigation Links
L/L Research
Home
Library
Are you a wanderer?
About Us
Carla’s Niche
Podcast
Online Course
Search
E-mail L/L
Copyright Policy
Recent Updates

Now on Bring4th.org

Bring4th.org

Forums

Online Store

Seeker Connector

Gaia Meditation

Subscriptions

Links

Donate/Volunteer

Join Us

Facebook

Twitter

Tumblr

Instagram


PayPal - The safer, easier way to pay online!

圖書館

一的律法, 卷一

中文化&註解 by Terry Hsu.

特別感謝 Jim McCarty 之協助. (原作者之一)

 

序文 (摘要)

Don Elkins

这本书是26场实验集会 现场录音的精确抄本, 我们实验的主旨是与外星人沟通, 我们从1962年就开始实验, 不断地改良这过程 持续了19年. 直到1981年, 我们的实验有了深远的改变, 这本书记载了我们工作的後期阶段.

在消化过数百万字关於外星通讯的报导之後, 我个人认为这本书以及随後的续集包含我所认为最有用的资讯.

我们采用”调频出神心电感应”(tuned trance telepathy)方式与一外星种族(称为Ra)通讯. 我们使用英语 因为Ra了解它, 事实上 他的英文能力比我还强.

要了解Ra的本质或许是最困难的事, Ra是第六密度的社会记忆复合体, 因为地球接近第三密度进化周期的尾声, 这表示Ra在我们前面3个周期之远, 换句话说, Ra的进化状态在人类数百万年之前, 难怪1万1千年前, Ra会跟埃及人有沟通困难. 同样的问题也存在於我们这个”开悟”的年代.

幽浮学(UFOlogy)是个大课题, 光是介绍它的背景可能就足以写成一本书, 因此我们的主要焦点放在我们的研究, 以及Ra接触的来由. 现在我请我的长期研究夥伴, Carla L. Rueckert, 来讲我们的故事.

Carla L. Rueckert

我第一次遇见Don Elkins是在1962年, 对我而言, 他是个迷人的人物, 同时是大学教授以及心灵(psychic)研究者. 他做过200场以上催眠回溯, 探索出生之前的经验, 调查出转世投胎不只是一种可能性 而是一个真相.

1970年1月, 我离开学校图书管理员的职位 开始全职为Don工作. 那时他相信与外星智能接触有助於了解存在的伟大奥秘, 并决定强化这方面的研究.

Don对於UFO能突然显化(materialize)及消失感到好奇, 他决定找一个可靠的降灵会(seance)灵媒来产生类似的结果.

我们找到Tingley牧师, 他在一个简单的屏风後面, 展开第一场的降灵会, 我觉得最有趣的是 看到一个相当具体的鬼魂外号”修女”, 她想和我说话 并谢谢我帮助Don, 然而我从未有过是修女的朋友 我觉得颇为困惑, 不久以後 Don跟我聊起这件事 我才恍然大悟, Don的母亲生前的外号就是”修女”.

在接下来的通灵会 我跟Don都可以看见显化的灵魂, 我的眼力在夜晚不大好, 然而我还可以分辨这些灵魂的特徵, 但Don甚至可以看见他们的发丝.

1970年, Don跟我正式成立L/L 研究组织. (www.llresearch.org)

1974年, Andrija Puharich出版了一本书标题尤里(URI), 这本书探讨尤里盖勒(Uri Geller)的超能力, 以及他们意外地与外星人通讯的过程.

尤里在美国掀起一股旋风, 许多小孩模仿他, 竟然也能以意志扭曲金属.

当你阅读Ra 资料时, 你将发现为什麽小孩子能做这些事, 以及这些能力与飞碟(UFO)讯息的关联.

因为我不是科学家, 我把麦克风交还给Don, 他的背景更适合这样的讨论.

Don

超自然事件是怎麽发生的呢? 答案或许就在神秘学(occult)理论中, 关键是不同次元平面(planes)的存在.

一般而言, 神秘学理论认为灵魂降生到物质世界, 经过足够的灵性发展之後, 他就能到达更高的存在平面, 不再需要学习这个星球上的发展课程.

我开始相信 这些平面与我们的物理空间是并存, 且可以互相穿透.

一个简单的类比就是考虑同样的演员 出现在两个不同的电视节目, 这两个节目都可以在同一台电视接收到, 但彼此互斥. 这好比是我们的日常生活: 我们活在一个频道中, 却完全不知还有其他众多的频道.

许多UFO报导显示不明物体的源头来自另一个次元, 就跟那些显化的鬼魂一样. 我要强调 这并不表示他们的不真实. 这就好比我们从第4频道转到第3频道一般, 只是两个不同的实境.

(译注: 原文接下来讨论Dewey B. Larson博士的物理统一场论, 非常精采, 为了节省篇幅, 暂时跳过. 意者请购买原书, 或上网查询.)

透过Taylor以及史丹佛研究学院的重复实验, 我们逐渐开始创造一门”魔法”的科学, 以前它被称为魔法, 现在却越来越普遍, 特别是在孩子身上, 在未来, 我们或许会看到”魔法”被列入大学课堂的教导.

事实上, 目前的化学, 物理学科基本上 都算是”魔法”, 因为我们对於因果律仍然没有终极的解释.

Carla

在我们与各种疑似UFO接触的过程中, 我们发现有个中心思想一再地出现, 就是我们个人意识的不朽性(immortality). 早在圣经时代 就有这种神秘的传统, 圣保罗在使徒书(Epistles)就区分了人类肉体与灵体.

更古早以前 埃及祭司就有ka的观念, 他们断定ka就是灵性的人格, 在肉体死亡後依然存在, 是意识本质之所在.

这观点让我们严肃地考虑轮回转世(reincarnation)的议题, 根据UFO接触的讯息,轮回转世是我们要理解的最重要观念之一, 透过它 人类得以进化, 不只是肉体上的, 也包括形而上的部分.

这里有个简洁的例子说明转世, 有些人喜欢称为业力(karma), 有个年轻的男孩(他要求不要公开名字), 他几乎对所有活的东西都严重过敏, 所以他不能割草, 不能闻花的味道, 也不能待在户外太久.在催眠回溯之下 他回想起过去在英国的一世, 他是个孤独的男人 天性就不想跟任何人打交道, 他继承一笔很大的地产, 一生就在自己家园度过, 他唯一的嗜好就是照顾自己家的广大花园, 他在其中种植了各式各样的花草, 水果等.

当他回顾在英国的一生之後, 催眠师Lawrence Allison一如往常地请那男孩问他的高我(Higher Self)是否学到了: 把人群摆第一, 其他事物次之 这个课程. 那高我说确实 这课程已经学到了. 於是催眠师问高我 是否可以医治过敏症, 既然课程已经学到了 过敏症也就不再需要了. 高我同意了. 於是催眠师小心地把男孩带出催眠状态, 然後把他带到钢琴旁边; 催眠师拿起钢琴上的木棉花, 故意把花粉吹到男孩的鼻子里, 男孩大叫 “你怎麽可以这样对我! 你知道我有多敏感!” 催眠师说”喔, 真的吗? 我又没听到你打喷嚏.” 这男孩从此不再有过敏症.

Ra资料 里有许多探讨我们与宇宙之间的真实关系的讯息.

当一个人 遭遇不幸的情境, 他能够不以牙还牙, 而以悲怜与安慰的态度回应, 他就强化了一分内在的力量, 跟生命的连结也就越密切, 同时也促进了宇宙的有机进化.

从早期历史(包括圣经)以来 UFOs就常常被提到 伴随著许多奇怪的目击现象...

(译注: 这里为了简化, 略过了几个近代UFO事件纪录的过程)

这本书的主旨与下列议题有关: 形而上学, 哲学, 人类肉身与灵性进化的计画.

我们要与你分享 我们经年累月累积的研究资料, 我们从未描述收讯者是谁, 因为我们觉得讯息本身要比信差者要重要.

根据一个与我们接触的高灵Hatonn的说法, 现在我们天空上的一些UFOs, 至少有一部分是为了服务而来, 好比我们会救济那些被天灾打击, 或极度贫穷的国家.

“我们接触你们地球人类已经许多, 许多年了. 数千年来 我们一直与寻求我们帮助的人们接触. 该是许多地球人被接触的时候了. 因为许多人现在了解物理的幻象, 并寻求幻象之外的东西. 首先 个体要先有这种渴望 才能接收到我们的讯号, 透过团体一致的渴望 可以加速这过程, 最後透过冥想(meditation)产生灵性的觉知, 提升个体的振动.

我们隶属於服务无限造物者的星际联邦(Confederation of Planets), 我们很抱歉无法踏上你们的土壤, 教导一些期待我们服务的人群. 但, 我的朋友, 对於那些不希望我们服务的人, 这反而是种伤害(disservice). 甚至对於那些渴望我们教导的人们, 我们恐怕也帮不上什麽忙, 因为了悟只能从内在涌现. 我们仅能导引, 仅能建议. 我们希望每个寻求真理的个人都能向内思考, 朝向那单一爱与理解的源头, 也就是造物者,  在我们每个人里面, 存在於一切万有; 我的朋友, 因为一切存在的万有就是造物者.

我们感到非常荣幸 在此刻 加入你们参与这场盛大的服务, 因为这是个十分伟大的时刻, 一个伟大的转折点, 许多地球人将从困惑的状态提升到一单纯的认知: 造物者的爱.”

Hatonn 提到我们渴望寻求物理幻象外的东西, 他所说的就是Ra称为”起初思维”(the original thought)的东西. 或者用我们的字眼, 称为”爱”, 但却蕴含更多, 它暗示一个宏伟的合一, 我们不仅是将彼此视为好友, 兄弟姊妹; 而是视为造物者. 当我们能够看待他人与自我为造物者, 我们就只看到一种存有, 这就是Hatonn谈到起初思维时的核心思想:

“此时 我位於一飞行载具中, 在你们住所的高空上方, 我们能收听你们的思想, 你们有些人可能会认为这是种人权侵害, 但我可以担保不会. 我们能够知道地球人类的想法, 但不会冒犯他们的思考或活动. 我们不认为知道他人的想法是种侵害, 因为我们看待这些思想就像我们自己的一般. 我们看待这些思想就像是造物者的思想.

我的朋友, 你们或许会认为不属於爱及手足情谊(brotherhood)的思维就不是出自於造物者. 这是不可能的, 朋友, 所有产生的思想都是出自造物者. 所有产生的东西都出自造物者.  是所有事物, 存在所有地方,  是所有意识, 所有存在的思想,  无限分出的部分, 每一部分都有自由意志, 都能自由选择自己的道路.  所有的部分互相沟通, 在 完整及无限的神智中.

(部分省略)

我们发现 地球上的人们再他们的经验与实验中 思想上已经被孤立, 已经与广大的造物分离了.

我的朋友, 如我你觉得在这幻象中被逼到角落了, 记得你所学的, 你可以选择在任何时刻 转换你的需求与渴望, 从物理幻象中, 转移到天父造物之内. 你就能从受困的情境中跳脱出来.”

对於某些人 方才Hatonn字句里的观念似乎是不切实际, 甚至是过於理想化的新时代(New Age)或宝瓶时代的思想. 我们很难想像整个地球在哲学上能走到如此错误的地步, 也难以相信一个比我们先进许多的生命会如此关心我们, 甚至尝试帮助我们.

“我的朋友, 地球人在欣赏造物上 变得十分短视, 失去了原有的觉知. 为什麽? 因为人类专注在他所发明的器具上, 他被自己的玩具与想法所催眠.

透过冥想的过程, 人们可以止息那活跃不已的心智, 心智总是持续著寻求幻象内的刺激.

透过冥想, 人们很快可以回复欣赏的能力, 欣赏真正造物之美.

如果人想知晓真相, 这是他必须回复的状态: 单纯思想著绝对的爱, 全然合一的思想 对待所有兄弟姊妹, 不管他们是如何表达自己, 或是什麽. 因为这就是你们造物者的起初思维.”

然而欣赏”真正”的造物 明显地不占有我们心智最重要的位置, 因为我们每天活在所谓的幻象当中.

“幻象是地球人所产生的, 这幻象是有用的, 特别是对於那些希望以很快速度进化的人们, 藉由体验幻象 并使用它来达成. 有许多环绕著你们地球的生命渴望有你们这样的机会, 他们希望有机会身处这幻象中 然後透过理解的产生 运用幻象的潜能.

我认为透过自我分析与冥想了解幻象的潜能是必须的, 其重要性再怎麽强调都不为过. 因为它最终会使我们表达造物者的思想. 这个过程 你们知晓的老师, 耶稣, 已经做到了. 这个人了解他的位置, 他认出这幻象, 於是他对这幻象的反应就是表达造物者的思维, 爱的思维.

最重要的是 知道你所体验的幻象是为了教导你, 只有当你察觉到这点, 它才能教导你. 然而, 大部分的人活在幻象中, 却很少人使用这幻象来成长. 当一个人觉察到使用幻象来促进灵性的成长, 下一步就是要将他的知识表达出来, 不管环境的影响, 表达对造物者的爱与理解.

“你们许多人正寻求幻象之外的东西, 对於这些寻求的人, 我们提供我们的理解, 我们不企图表示我们有终极的智慧, 我们只是建议一些我们认为有价值的东西, 因为我们也曾走过你们的路. 我们认为最有益的方向是寻求服务. 我们今晚透过器皿给予讯息给寻求者. 我们希望能刺激你们的寻求. 我们希望在不久的未来 能跟更多地球人接触, 这是件困难的任务 因为地球上有著许多混合的类型. (译注: 意指地球人灵魂来自不同的星系) 但我们只要能与一个人接触, 我们的努力就很值得了.”

在所有课程之下 我们学习到 爱是基本观念, 所有事物皆为一.

“冥想你自己与所有看到事物的完整合一. 不只做一次 也不只在现在的情况. 而是在所有时刻 特别是在困难的环境中. 因为当你能去爱 去感觉与那些艰难的环境合一, 困难就会被减轻. 这是基於爱的法则.

一切为一, 我的朋友. 我的声音是这器皿的声音, 我的想法是她的想法. 请相信我们给予你的振动 不是一个人格的振动, 而是造物者的振动. 我们同样也是个管道(channels). 只有一个声音, 造物者的声音. 所有事物最终都会进入和谐状态.

即是你周遭的宇宙呈现不和谐与艰难的状态, 如果你的心智停留在造物者的合一上, 你自己的宇宙将变得和谐, 这不是靠你的作为, 而是靠造物者单纯的爱.”

我们从许多来源得知, 我们正处於一个进化时期的末後日子...

我们从与Hatonn的聚会 也得到关於地球变迁的一些资讯:

“在你们的物理幻象中, 地球将有一个季节将带来极度的创伤. 你们的科学家正花许多时间 尝试找出造成灾害之种种物理原因. 你们的科学家所说的将会相当正确, 同时那些从事神圣工作的人也将预言将在地球上发生的一些事情.

我们不可能 也不允许告诉你们事件发生的性质与精确时间. 因为地球人类的集体心灵振动正在决定, 将会决定精确的事件性质与时间. 在地球里面, 有许多业力必须被调整, 这些事物将被彰显. 精确的发生过程与时程, 我们不能说, 也不愿. 我的朋友, 因为雨水, 风, 与火, 将只会摧毁那些第三密度的东西. 你们可能很珍惜这些东西, 因为你们无法想像第四密度的存在 会是怎样的光景. 我们建议你 当第四密度的振动调整完成之後, 无须花时间费神维持你第三密度的存在.

第三密度的东西遭到损害是极度可能的, 容许我们坦白地说, 你们将看到死荫的幽谷.(译注:语出旧约圣经诗篇Psalms第23章) 这些话 你们曾经听过, 然而你们依恋著肉身与周遭的物理环境, 彷佛你的灵永远依附著它们.”

“很快地 你们要做个选择, 最好是所有地球人都理解这个选择的意义. 对於许多人而言 这是难以理解的, 因为他们从未考虑过这样的选择, 他们过於沉浸於每天的活动, 以及琐碎的渴望. 然而 不管他们希望与否, 理解与否, 不管任何的影响, 地球上每一个人都将做个选择, 没有中间地带, 有些人将选择爱与光之径, 有些人则将选择另一边.

这选择并不只是说说而已 “我选择爱与光之径”, 或”我不选择它.” 言语上的选择没有任何意义, 个人的行为将证明他自身的选择.

将会有场收割(Harvest), 你们或许会称为是灵魂的收割, 很快将发生在你们星球, 我们试图萃取出最大可能的收割量, 这是我们的任务, 因为我们是收割者(Harvesters).

为了达到最高效率, 我们尝试创造一个寻求的状态 给那些渴望寻求的人, 这里指的是那些接近及格水平(acceptable level)振动的人们. 在及格以上水平的人们, 我们没有太大兴趣, 因为他们成绩已经足够了. 至於那些成绩远低於水平的人们, 不幸地, 我们现在无法帮助他们.

我们此刻尝试增加小部分收割的百分比, 让人们进入爱与理解之路.

即使只是一点点的百分比 乘以地球总人口 都是很大的数量, 这就是我们的使命, 透过一些通灵团体, 如你们这样的团体, 散布我们的资讯, 虽然它或许缺乏 你们地球人称为的证据.

我们不提供具体的证据, 我们提供真理, 这是我们使命的重要功能—提供没有证据的真理. 如此, 每个人的动机意志仍是来自内在, 个人振动频率得以提升. 提供证据就是将一个真理强加在一个人身上, 他被迫要接受它, 这样对於他的振动频率没有助益. 我的朋友, 这是我们接近你们人群的神秘方式.”

另一个常在与UFO通讯过程出现的主题是”流浪者”(Wanderers), 他们通常是以服务为导向的人群, 并且可以预期的, 他们通常有种不适应的感觉, 觉得与地球环境格格不入, 或觉得不属於这里. 通常这些人拥有许多才能, 在艺术上, 教导上, 或只是单纯地分享愉悦与欢乐的气氛.

有趣的是, Ra资料指出许多被吸引的读者, 通常是流浪者, 并且会觉得这些资料是有用的. 地球上的流浪者不在少数, Ra估计至少有6千5百万人左右. 他们从其他和谐的密度来到地球, 进行某种工作, 多半是困难且危险的. 因为 如果一个流浪者连遗忘的过程都无法穿透(这是来到地球必经的过程), 他很可能会被困在第三密度的幻象, 或者说身陷业力之中, 延迟他回家乡星球的时间, 直到所有在这里产生的不平衡被平衡为止.

1976年, Don Elkins 与我合写了一本书”幽浮的秘密”(Secrets of the UFO), 我们特别用了一章探讨流浪者, 透过催眠回溯疗法, 我们对3女1男进行分别的回溯, 他们所叙述的故事 情节十分吻合, 生动地描写他们在另一星球的生活细节. 女性的回溯细节显得诗情画意, 很少技术上的描述, 而男性的回溯则比较精确, 清晰.

这3位女子在此生是好友, 但这位正在就读化工研究所的男生与她们不认识, 是透过女性的回溯得知他以前在外星球跟她们的关系.

(译注: 以下叙述Don, Lawrence与这位男生 在回溯过程的对谈, 时间有限 暂时略过.)

从我13岁起 我的肾脏就很不好, 不久还罹患风湿性关节炎, 以及并发症: 红斑性狼疮. 事实上 我能活著可以视为一种奇迹, 虽则我已经失去了将近半个肾.

我觉得自己很幸运, 能够过著积极, 有生产力的地球生活, 虽然有这麽多奇特的症状围绕著我. 现在, 透过运动, 饮食控制, 朋友, 与信心的帮助, 我觉得十分蒙福. 但我的行动还是受限的.

虽然我已经无法使用打字机, 我仍然能举行每周的冥想课程, 并收一些进阶学生做个别指导. 1978年, James (Jim) Allen McCarty 加入我们的冥想团体. 他每周开车140英哩来参加我们的冥想. 许多年以来, Jim都在找寻某种帮助人类的方法. 他拥有商业与教育学位. 他研究另类方式以教导意识的扩张.

1972年, 他在中部肯塔基州成立岩溪研究与发展实验室(Rock Creek Research and Development Laboratories), 从事最接近他心底的工作: 人类的演化. 有6年时间, 他一人独居, 种植食物, 冥想与研读.

加入我们的冥想课程一阵子之後, 1980年12月23日, 他决定与Don和我一起工作.

Don与我都无尽地感激McCarty的协助, 他对於解析形而上资料有著格外优异的能力. 他承担了我们研究的实质部分, 整理文件, 作簿记, 抄写录音纪录, 对外通信等工作. Jim卖掉他的土地, 加入我们, 於是L/L研究室与岩溪实验室合并为一.

我们讨论写作一本新书, 撷取我们之前写’幽浮的秘密’的经验, Jim 开始对我们庞大的档案做研究整理, Jim加入3个礼拜之後, Ra接触开始了.

那是我从未有过的接触, 一如往常, 我以基督之名挑战这个存在体, 首先询问它是否为基督意识的使者, 如果不是, 要求它立刻离开. 它留下来了, 於是我开启自己成为一个通讯管道, 我几乎立即地进入出神状态, 而这个存在体, 称自己为Ra, 与我们展开一系列的接触, 这接触仍在进行中, 内容十分迷人,但我内心有股不安, 我最担心的莫过於 有人读过这资料之後 认为我具有特殊的智慧, 那是Ra具有的, 而我肯定没有的.

这好比, 你要水管要对水的品质负责, 是不近常理的.

(译注: 精确地说, 水的品质主要取决於那源头; 但水管乾净与否 对於最终饮用者喝到的水 还是有些许影响.)

如果你在阅读本书时 有任何问题, 欢迎写信到岩溪小组(the Rock Creek group), 负责通信的Jim 从不错过任何一封信, 因为Jim也有他自己的经验要分享, 他将为我们的序文做个总结.

Jim McCarty

当Ra接触刚发生的时候 我们只是初学者, 透过一次又一次的尝试错误, 我们从中学习 如何在心, 身, 灵三方面支持我们的器皿, Carla. 起初, 我们对於Ra接触非常兴奋, 於是我们每天举行2次Ra接触; 但我们发现这样子对於Carla太劳累了, 於是我们逐渐减少次数, 不久前是1周1次, 现在是每10天1次, 让我们得以更充裕地照顾她.

每一次集会由Don发问, 我们每个人都贡献想法, 但主要的发问走向还是由Don决定, 因为他多年探查幽浮接触的经验, 让他有足够的智力基础将这许多谜题的碎片拼凑在一起; 他同时也有重要的直觉 当Ra给予出乎意料且深奥的答案时, 能够当场做出反应, 发展出新的洞见.

每一次集会前, 我们会早起 吃个清爽的早餐, 然後展开一系列帮助我们达成任务的步骤. 首先 我给Carla半小时的背部按摩, 好舒展她的肌肉与关节, 因为她每次集会平均要保持1小时到1小时45分的绝对静止状态. 接著我们一起冥想 好强化我们每日生活培养的和谐, 好让我们的渴望合一, 单一地渴望与Ra接触. 最後我们举行保护仪式, 并且净化房间, 将Carla安置在床上, 以白色毯子覆盖她身体, 再以一块白布覆盖她双眼, 我们用3个录音麦克风, 预防有任何一支或两支麦克风在集会过程中损坏. (译注: 由於Carla本身的特质, 她碰过的电器用品很容易突然损坏!) 此时, 我们只能看到Carla 从双肩垂下的头发, 以及挺立的鼻子. 她心中默念圣方济祷辞, Don在後方的桌子, 将圣经, 蜡烛, 与馨香, 还有装水的圣杯排列成一直线, 如同Ra所建议的摆法; Don点燃蜡烛与馨香之後, 他和我围绕著Carla走太一圈圈(Circle of One), 重复一些祷辞之後 展开每一次的接触.

不久, Carla离开她的肉身, Ra用她的嘴巴来回答Don的问题, 集会进行的过程中, 除了要翻带子的片刻之外 我持续地默祷 将光送给Carla.

集会完毕之後, Don等待片刻 等Carla回到她通常已僵硬的身体, 呼叫她的名字数次 直到她有回应, 帮助她站起来, 稍微摩擦她的颈子, Don与我心里默想 将所有的爱充满圣杯, 然後将圣杯里满满的水给她喝.

在集会进行中Carla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麽事, 她总是很好奇想知道进行的过程. 我从录音带中 抄写出整个过程的对话, 然後她才能从这二手资料中得知这些资讯. Ra讲话相当慢, 而且准确地发出每个音节, 使得抄写这工作变得相当容易.

参与Ra通讯对我们每个人都是十分振奋的, 因为Ra的话语是优雅与单纯的调和. Ra资料蕴含的资讯对於增进我们对造物的神秘, 以及我们进化过程的知识 是十分有帮助的. 我们希望它对你也有助益.

L/L Research

Don Elkins
Carla L. Rueckert
Jim McCarty

Louisville, Kentucky
July 7, 1983

  Skip Navigation LinksL/L Research Library Books - The Law of One - Chinese Translation The Law of One, Book I - Introduction (GB2312)

Copyright © 2017 L/L Resear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