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Navigation Links
L/L Research
Home
Library
Are you a wanderer?
About Us
Carla’s Niche
Podcast
Online Course
Search
E-mail L/L
Copyright Policy
Recent Updates

Now on Bring4th.org

Bring4th.org

Forums

Online Store

Seeker Connector

Gaia Meditation

Subscriptions

Links

Donate/Volunteer

Join Us

Facebook

Twitter

Tumblr

Instagram


PayPal - The safer, easier way to pay online!

圖書館

一的律法, 卷

By Ra,
an humble messenger of
The Law of One

中文化&註解 by Terry Hsu.

特別感謝 Jim McCarty 之協助. (原作者之一)

前言

1981年一月15日, 我們研究小組開始接受來自社會記憶複合體, Ra的通訊. 從這通訊裡頭, 沉澱出一的法則以及其中的一些變貌.

這本書包含一份與Ra 溝通之精確抄本, 只除去一些個人的材料, 收錄第27集會到第50場集會的全部對話.

這本書預先假定我們對UFO(不明飛行物)現象有一定程度的了解. 如果你對於UFO現象不那麼熟悉, 可以閱讀我們多年研究的成果, UFO的秘密一書, 可能對你了解本書有幫助. 一的法則卷二奠基於卷一的資料上, 因此如果可能的話, 我們鼓勵你先讀卷一.

一的法則卷二專注於討論主宰我們靈性進化的形而上原則, 好幫助我們了解並使用日常生活中的各種催化劑. 以及更完整地檢驗身體的各個能量中心; 以及心, 身, 靈之間的連結.

同時我們學習更多關於流浪者(Wanderers), 不同的密度, 醫療, 能量交換與阻礙: 如性, 疾病, 與冥想等.

卷二的前三場集會(#27~#29)對於不熟悉Dewey B. Larson物理學的人可能會蠻困難的, 不要因此而沮喪, 因為Larsonian物理學並不是廣為人知的理論. 繼續閱讀, 到第30場集會, 你就會回到堅固的形而上學地面上. 當你讀完卷二, 再回頭看前三章, 它們就會變得清楚多了. 對於想要研讀Larsonian物理學的讀者, 我們推薦物理宇宙的結構(The Structure of the Physical Universe)這本入門書.

Ra 通訊持續了106場, 印刷成4本一的法則系列叢書, (註: 其實還有第5本, 收錄所有原本被刪除的個人資料) 你可以在地方書店, 或 Whitford 出版社, 或從我們這裡購買. 如果你希望接受我們的每季快訊, 收錄我們目前最佳的通靈紀錄, 請寫信告訴我們.

L/L RESEARCH

Don Elkins
Carla L. Rueckert
James A. McCarty 著

Louisville, Kentucky
March 17,1982

RA, 第二十七場集會

1981 年2月 21 日

RA: 我是Ra, 我在無限造物者的愛與光中 向你們致意.

我現在開始與你們通訊.

發問者: 在這次集會, 我想是一的法則卷二的開端, 我們將只考慮對我們存在的重要面相. 這點, 我假定, 將比卷一困難許多. 我們想將焦點集中在那些不是過渡性質的事物, 做為一個發問者, 我有時候在聚焦上有些困難.

當我確實有這樣的困難的時候, 我會回到一些過渡性的問題上, 只是因為我無法明確地陳述我心裡真正的需要, 我為此感到抱歉. 我將盡力停留在正軌上而且去除沒有價值的問題.

我開頭的聲明是: 在這密度中, 我們傾向將心智聚焦在一些短暫的狀態或活動, 卻很少關心其價值或使用它們當作成長及理解的工具, 去理解造物未受扭曲的本質.

我將嘗試, 從造物的開端開始, 建立我們對於造物的概觀, 藉此獲致對實相更清晰的觀點. 希望藉由此類探討 讓我們能更有效地參與進化的過程.

我想先從一些單字的定義開始, 先前我們使用過這些字, 卻不能完全地理解它們, 第一個, 但我們使用的第一個詞彙智能無限(intelligent infinity), 我們希望你定義每一個單字的意義, 以及組合在一起的詞彙意義.

RA: 我是Ra, 你的心智顯示一個疑問, 然而, 你的發聲所表現的卻是一種偏好, 請重新敘述你的問題.

發問者: 你是否能定義智能在智能無限裡的意義?

RA: 我是Ra, 在回答你的定義問題之前, 我們將就這整個問題做說明. 你們的語言, 使用振動聲音複合體, 在最佳情況下, 是對於意識思想之理解的近似描述.

覺知(perception)跟振動聲音卻不是同樣的事, 因此嘗試去定義一個字將是令人挫折的, 雖然我們樂意在你們發聲語言的限制內協助你.

要將智能與無限分開定義是困難的, 因為這兩個字等同於一個概念. 就好比將你們的一個語言概念, 信仰(faith), 要分成兩半一樣. 無論如何 我們將試著協助你.

發問者: 分開它不是必需的, 定義智能無限就夠了. 你可以就此定義嗎?

RA: 我是Ra, 這樣就簡單許多了 也比較不會混淆. 統一(unity)就是一切萬有, 這統一同時具有動能(kinetic)與位能(potential), 這位能就是智能無限.

擷取此位能將產生功(work). 這功被我們稱為智能能量(intelligent energy).

的本質取決於自由意志的獨特變貌, 或者說是那獨特智能能量的動態焦點之本質.

發問者: 我想稍微深入地探討功的概念, 在牛頓物理學, 功是力乘以距離. 我假設你所說的功具有更廣闊的範圍, 包括意識上的功. 我說得對嗎?

RA: 我是Ra, 當我們用這個字眼, 它的應用是一體適用的. 智能無限有個律動或流動, 好比一顆巨大的心從中心太陽開始跳動, 這流動的存在無可避免地形成存有的浪潮, 沒有極性, 也沒有限度; 那廣大且寧靜的脈動向外擴散, 向外擴散, 直到所有焦點完成. 然後又向內收斂, 也就是說, 當智能的焦點到達一個靈性質量臨界點, 便會開始向內, 像內收斂, 直到一切結合為止, 這就是你們所說的實相.

發問者: 我想我已經萃取到重要的一點: 在智能無限裡的功是沒有極性的, 或者說位能的差異不必要存在, 對嗎?

RA: 我是Ra, 不管是位能或動能都沒有差別. 智能無限的基本律動完全沒有任何的扭曲, 這律動被籠罩在神秘中, 因為它們即是自身. 從這毫無扭曲的統一中, 出現智能能量的位能. 因此你觀察到某物似乎是兩面的, 一面是毫無扭曲的統一, 沒有任何動能或位能. 另一面是某物的應用: 透過能量焦點來擷取那廣大無垠的位能, 我們稱之為智能能量.

發問者: 就我所知 智能無限的第一變貌(first distortion)是自由意志變貌, 你可以給予我這變貌的定義嗎?

RA: 我是Ra, 在這項變貌中, 造物者得以認識自己.

發問者: 那麼我假定造物者授與這項認知, 即完全自由的選擇, 我說得對嗎?

RA: 我是Ra, 相當正確.

發問者: 這第一變貌, 我假設它是智能無限的法則, 其他變貌從此躍出, 這樣說對嗎?

RA: 我是Ra, 既正確亦不正確. 在你們的幻象中, 所有經驗從自由意志法則或混淆法則中躍出, 換句話說, 我們所學習的, 這些經驗也是這變貌.

發問者: 我會好好想一想, 然後在下次集會問這方面的問題. 接下來我想討論第二變貌, 應該是愛的變貌(Distortion of Love), 對嗎?

RA: 我是Ra, 正確.

發問者: 我想要你在第二變貌的觀念裡定義愛.

RA: 我是Ra, 它的定義必須奠基在智能無限或擁有自由意志的太一造物者之前提上. 這個字可以看做是個焦點, 攻擊的選擇, 一個在極高位階的能量, 它促使智能能量從位能具體成形, 如此這般, 然後成形的能量被看成是一個客體, 而非活動; 這極度強大的能量焦點被崇拜為造物者, 而非統一或單一(oneness), 雖則所有愛都是從單一中發散出來.

發問者: 這愛的顯化(manifestation)可以稱為是個振動嗎?

RA: 我是Ra, 再一次 我們有語意上的困難, 愛的振動或密度與第二變貌中的有不同的意義; 愛的變貌做為偉大的啟動者(activator)以及主要的共同造物者(co-Creator), 使用智能無限創造許多造物. 而愛的振動代表一個密度, 在那兒, 人們學習一項活動稱為沒有顯著扭曲的愛意(loving), 接著尋求光之道或智慧之道. 因此, 從振動的角度來看, 愛依照自由意志進入光中. 從第二變貌的角度來看, 使用光, 並且有大能去指引光.

因此這一切振動複合體重現了太一造物的反向過程, 展現了偉大心跳的律動, 如果你接受這樣的類比.

發問者: 我將從 Dewey Larson 的物理學中萃取一部分來討論, Larson說一切都是運動(motion), 我們可以視為一種振動, 這振動是純粹的, 沒有任何形式或密度; 這振動的第一產物為光子(photon), 我嘗試把物理的解答跟愛與光的概念類比, 這物理過程是否與創造光相近?

RA: 我是Ra, 你是正確的.

發問者: 那麼 我把剛才的觀念擴張一些, 我們有無限的的振動可能發生, 我假設, 以不同的頻率. 我再假設它從一個基本頻率開始, 這樣說有意義嗎?

RA: 我是Ra, 每一種愛, 也就是你稱為的主要發起者(prime movers), 都來自一個頻率, 這頻率就是統一(unity). 然而我們情願將它比擬為力量 而非一個頻率. 這力量是無限的, 但在主要的發起過程中 某些有限的特質被檢選.

發問者: 那麼 由於缺乏更好的字眼, 這振動是純粹的運動; 純粹的愛, 它是尚未結合的成任何形態的幻象或密度. 這創造出光子, 基本的光粒子, 接著這光子透過附加的振動與旋轉, 進一步地結合成我們所經歷的各密度的粒子. 這樣敘述正確嗎?

RA: 我是Ra, 這是正確的.

發問者: 接著 這光形成我們稱為的顏色密度, 這顏色分成七種, 這樣分類是否有個原因或解釋, 你能告訴我嗎?

RA: 我是Ra, 這將是這次集會最後一個完整的問題, 因為這器皿的生命力正在降低, 我們這次簡短地回答, 你可以在隨後的集會中進一步詢問. 你們宇宙的振動型態之本質仰賴於起初所設定的光之架構, 它的智能能量創造一組幻象或密度型態, 好滿足它想要認識自身的智能方式. 因此你所稱呼的顏色, 在的意志下, 以連續性的窄波呈現.

我們有更進一步的資訊, 也樂於與你分享, 然而我們不願耗盡這器皿. 在我們離去之前 有任何簡短的詢問嗎?

發問者: 我唯一需要知道的是: 有沒有什麼我們可以做的, 好增加這器皿的舒適度, 或幫助她?

RA: 我是 Ra. 這器皿有輕微的不舒適, 或許準備器皿的儀式可以簡單一些, 考量器皿的肉體狀態已經有所改善.

我是Ra, 你們是盡責努力的, 我們與你同在.

我們在太一無限造物者的愛與光中離開你們, 在太一的大能與和平中歡欣鼓舞. 天主與你同在.

RA, 第二十八場集會

1981 年二月 22 日

RA: 我是Ra, 我在無限造物者的愛與光中 向你們致意.

我現在開始與你們通訊.

發問者: 今天我要退回到上次的主題, 因為我想這可能是最重要的部分, 我們嘗試顯明一切為一這個事實, 一切萬有是如何從單一的智能無限中衍生, 這是個困難的嘗試, 請原諒我在發問時可能的錯誤. 根據你所告訴我的 以及一些Dewey Larson的資料, 我的觀念是智能無限從所有地方開始向外擴張, 好比泡沫或氣球般的均勻擴張, 以單元速度或光速向外擴張. 這是Larson 解釋空間/時間 進程的方式, 這個概念正確嗎?

RA: 我是Ra, 這一項觀念是不正確的, 一如任何關於智能無限的觀念. 若就單一的理則1 (Logos), 或愛的焦點而言是正確的, 因為這個宇宙的理則所選擇的自然律與數學形式符合你方才所言的概念.

那單一無區別的智能無限, 沒有極性, 充滿且完整, 是被神秘覆蓋的全域宇宙. 我們是一的法則之使者, 合一(Unity)只能用趨近的方式去理解, 無法以任何物理法則來解釋, 它只會因自由意志之催化劑而被啟動. 你或許難以接受這說法. 然而, 我們所分享的理解, 於神秘, 亦於神秘.

發問者: 昨天我們討論光的顏色時, 你說 “你們宇宙的振動特質仰賴於的焦點對光的配置; 這焦點使用其智能能量創造一特定的幻象型態, 以滿足它了解自我的智能估計.” 接著你說你有更多的資料樂於分享, 但時間剛好用完. 這次你可以給我們進一步的訊息嗎?

RA: 我是Ra, 在討論這個訊息之前, 讓我們快速回顧Dewey這個體提供的認知方法, 他所說的符合智能無限第二義: 位能透過催化劑形成動能.

這訊息是檢視你們環境的動態形狀後之自然進展, 你可以理解每一種顏色或光線為一種存有, 正如我們曾說過的, 屬於智能能量中 一個非常具體且準確的部分, 代表智能無限不同的面相, 每一種光線的意義在之前的資料已經探討過了.

我們以下的訊息或許對你有幫助, 我們以非特定的說法來增進你對自然本質的深度了解. 你所居住的宇宙是智能無限每一部分之重點重述(recapitulation).

因此你會看到同樣的型態在物理界與形而上領域裡重複著; 你所謂的物理幻象 它旋轉, 振動著. 以 Dewey的理論來說 它可依旋轉的方式被分類及數算. 有些物質的光線可以被肉眼所見, 它們為結晶狀的礦物, 你們多視為珍貴, 好比紅寶石(Ruby)是紅色的, 以此類推.

發問者: 光的發生是的振動之結果, 這個陳述正確嗎?

RA: 我是Ra, 這陳述是正確的.

發問者: 這光隨後結合為物質, 進入我們的密度, 進入所有的化學元素, 依照量子化單元或角速度間隔, 分為不同的振動旋轉. 這樣說正確嗎?

RA: 我是Ra, 你說的相當正確.

發問者: 謝謝你, 我在想, 是什麼催化劑或活化劑導致這旋轉? 是什麼造成這旋轉, 讓光得以凝結進入我們的物理或化學元素中?

RA: 我是Ra, 我們必須考慮的致能(enabling) 作用, 這能量是有序的, 以累積的方式從大到小(greater to lesser), 所以當宇宙完成的時候, 每一個細節都繼承生命之光的特性, 並如此這般地發展. 你們科學家以經驗法則詳細地研究你們的宇宙, 容我們說, 其中以Dewey這個體所發展的認知與圖像具有更大的準確性.

發問者: 意識的個別化(individualization)部份是什麼時候開始起作用? 在什麼時點, 個別化的意識接管了基本的光的工作?

RA: 我是Ra, 你在宇宙造物這個領域維持小心的態度, 然而我們必須進一步地混淆你. 自由意志作用在智能無限位能, 使之成為聚焦之智能能量, 在這過程中 沒有空間/時間的存在.

理則的個別化過程完成之後, 才開始產生空間/時間的體驗, 你們所稱的物理宇宙開始向內凝結, 同時向外擴張, 直到你們的恆星(sun bodies)創造出沒有時間的渾沌, 這些渾沌凝結為行星, 這些智能能量的漩渦在沒有時間的第一密度花了很大的心力, 去學習/教導那空間/時間的實現.

因此我們對於你關於時間與空間的問題覺得難以回答, 因為起初的造物並不在你所理解的空間/時間範圍之內.

發問者: 謝謝你. 一個意識單元, 個別化的意識單元 是否可以創造出一個造物? 我舉個例子: 一個意識單元創造一整個蘊含數百萬星系的銀河, 這種事情可能發生嗎?

RA: 我是Ra, 這是可能的, 可能性有無限多種, 一個理則可以創造一個星系, 或者創造數十億的星系, 這也是銀河這個名詞讓你混淆的原因, 因為有許多不同的理則或造物, 我們都稱呼為銀河.

發問者: 讓我們舉地球為例, 可否告訴我 創造這個星球的理則另外還創造了多少星球?

RA: 我是Ra, 這個理則是個強健的理則, 創造了大約2千5百億個星系. 在他造物的領域中, 物理法則將維持恆常不變.

發問者: 你的意思是說 我們身處的凸透鏡(lenticular) 銀河系蘊含大約2千5百億個星系, 全部是由單一的理則所創造, 這樣說對嗎?

RA: 我是Ra, 這是正確的.

發問者: 既然在這個凸透鏡銀河系中有許多個別化的意識, 這理則是否再分化為 子理則(sub-Logos)來創造這許多意識?

RA: 我是Ra, 你的覺察很敏銳, 雖然這裡明顯有自相矛盾之處, 你的敘述仍是正確的.

發問者: 你所謂的自相矛盾是什麼意思?

RA: 我是Ra, 如果一個理則創造了智能能量來建構一個大系統, 似乎就沒有必要分化為許多個子理則, 然而, 在有限範圍內, 確實是這樣, 你是有覺察力的, 能看到這一點.

發問者: 謝謝你, 我將稱呼凸透鏡銀河為主銀河, 這樣我們以後就不會混淆了. 所有個別化的意識在主銀河中, 是否都必須依序通過所有密度, 一二三四五六七 然後進入八; 或者有些意識的起始次序較高, 好讓主銀河中的智能意識有不同的次序混合在一起.

RA: 我是Ra, 後著較為正確, 每一個開端都來自無限的力量, 自由意志做為催化劑, 存有開始形成宇宙. 然後意識開始有位能去經歷, 這被創造位能屬於智能能量的一部分, 在經歷開始之前 其數量是固定的.

然而, 由於自由意志作用在造物之上, 對於智能能量之位能的回應有許多不同結果. 因此幾乎是立即地形成階層式的基礎, 因為有些意識能夠以更有效率的方式學習其經歷.

發問者: 有些意識能更有效率地學習, 這是什麼原因?

RA: 我是Ra, 有些人學得比其他人快速, 這有什麼原因? 如果你願意, 看看意志的機能..容我們這麼說, 受到向上螺旋光線吸引的程度.

發問者: 我假設當主銀河被創造之際 八個密度同時也被創造, 是否正確?

RA: 我是Ra, 基本上正確. 然而, 請覺察 第八密度到了後期 同時也扮演下一個八度音程之第一密度.

發問者: 你是說有無限個八度音程, 每個音程都包含第一到第八密度?

RA: 我是Ra, 我們希望建立一個印象, 我們是一的法則之謙卑使者. 在有限的範圍內, 我們可以對你說我們的經驗, 和我們的認知. 然而, 我們無法肯定地述說所有造物的知識. 我們只知道它們是無限的, 我們假設有無限多個八度音程.

無論如何, 我們的老師給我們的印象是, 單一造物被神秘覆蓋著, 所有的意識週期性地結合, 然後再次開始. 因此我們只能假設無限的進程之本質為週期性的, 其餘的, 如我們先前所說, 籠罩於神秘之中.

發問者: 謝謝你, 當理則創造了主銀河, 電極也產生了, 我們在那個時候確實有電極, 對嗎?

RA: 我是Ra, 我們接受這個來自Larson的說法, 認同它是正確的, 但除了物理上的意義, 它同時也具有形而上的意義.

發問者: 你是說, 我們不僅有電量的極性, 同時也有意識的極性?

RA: 我是Ra, 是的. 當你們物理空間/時間開始之際, 所有東西都已潛在可得; 然後意識複合體開始利用物理的材質來獲得經驗, 進而偏向不同極性(形而上而言). 這些潛在的可能性並不由經驗者創造, 而是由智能能量所創造.

此即這次集會的最後一個完整問題, 因為我們渴望培養這器皿的肉體能量. 在結束之前, 你是否有一兩個簡短的問題?

發問者: 我假設 當主銀河被創造之後, 造物的過程由理則進一步的個別化所承接, 也就是許許多多個別化的意識進一步創造更多東西, 遍佈整個主銀河, 這陳述是否正確?

RA: 我是Ra, 是的. 在理則的指導方針之下, 各個子理則可以找到不同的方法創造具差異性的經驗, 但不減少或增添這指導方針.

發問者: 謝謝你, 既然我們已經沒有時間了, 我想問有沒有什麼我們可以做的, 好增加這器皿的舒適度, 或幫助她?

RA: 我是Ra, 這器皿被良好地調整. 你是有責任心的.

我的朋友, 我在太一無限造物者的愛與光中離開你們, 去吧 在太一的大能與和平中歡欣鼓舞. 天主與你同在.

RA, 第二十九場集會

1981 年二月 23 日

RA: 我是Ra, 我在無限造物者的愛與光中 向你們致意.

我現在開始與你們通訊.

發問者: 我們的太陽是一個子理則或者說是一個子理則之實質顯化?

RA: 我是Ra, 這是正確的.

發問者: 那麼 我假設這子理則創造本星系及其所有密度, 這樣說正確嗎?

RA: 我是Ra, 這並不正確. 理則處造了銀河系的基本狀態與振動頻率, 你們的太陽再將其中一些構成份子做差異化處理.

發問者: 那麼這子理則 也就是我們的太陽, 是否也顯化在銀河的不同部份? 或它是所有的恆星?

RA: 我是Ra, 請重新敘述.

發問者: 我是說 銀河系大約有二千五百億個恆星, 它們都是被同樣的子理則的一部分?

RA: 我是Ra, 它們都屬於同樣理則的一部分, 你們的太陽系, 由於存在一個子理則, 因此有些許不同的顯化.

發問者: 讓我確認一下, 我們的太陽是銀河系理則的一個子理則?

RA: 我是Ra, 這是正確的.

發問者: 在我們太陽系, 有沒有任何的子子理則 (sub-sub-Logos)?

RA: 我是Ra, 有的.

發問者: 你可以給個例子嗎? 就我所謂的子子理則?

RA: 我是Ra, 你的心/身/靈複合體就是個例子.

發問者: 那麼 每個存在的個體都是某種的子理則子子理則?

RA: 我是Ra, 這是正確的 不受任何觀察的限制, 因為整個造物都是活的.

發問者: 那麼 我們行走其上的星球(=地球)是某種形式的子子理則?

RA: 我是Ra, 一個行星唯有在與其上的心/身複合體, 或內在電磁場裡的個體

和諧相處, 才會被命名為理則.

發問者: 子理則, 好比我們的太陽, 是否有形而上的正負極性?

RA: 我是Ra, 並不是這樣的. 一個到達行星層次的實體 透過自由意志的行使 擁有智能無限的力量, 因此你所認知的極性並不存在. 唯有當它開始與其上的心/身/靈個體和諧交流, 才會接受其上的思想複合體的變貌. 太一無限造物者的創造(行星, 恆星)並沒有你說的極性.

發問者: 謝謝你, 昨天你說行星在第一密度的狀態是沒有時間的(timeless), 你可以告訴我 我們所知道的時間 是如何誕生的?

RA: 我是Ra, 我們剛才向你描述每個理則的存在狀態, 空間/時間進入連續體(continuum)形式是經過仔細的建構, 容我們說, 屬於振動, 密度, 以及位能的全盤計畫中. 當這個計畫結合在的思想複合體內, 實質的顯化開始浮現, 第一個顯化階段就是覺知, 或意識. 在這一點, 流動或存在點, 一個開始的源頭, 空間/時間開始揭開它那生動的卷軸.

發問者: 我相信創造了空間/時間中的振動為了形成光子, 是否正確?

RA: 我是Ra, 本質上是正確的.

發問者: 那麼的持續應用—我假設這是由子理則子子理則所帶領—創造這些振動的旋轉, 角速度為離散單位. 接著創造了化學元素在我們的物理幻象 以及非物理的元素或其他密度. 以上的假設是否正確?

RA: 我是Ra, 理則創造所有的密度, 你的問題不明確, 無論如何, 我們聲明理則確實同時創造了空間/時間密度以及伴隨而來的時間/空間密度.

發問者: 我假設量子化增加的旋轉 呈現為這些密度的原料 是否正確?

RA: 我是Ra, 本質上是正確的.

發問者: 因為這些旋轉是粒子的向內運動, 就我所知, 與空間/時間的進展方向相反, 這向內的進展被我們觀察到, 稱之為重力. 是否正確?

RA: 我是Ra, 這是不正確的.

發問者: 你能告訴我重力如何發生嗎?

RA: 我是Ra, 你所說的重力可以被視為朝向內在光/愛的壓力(pressing force), 尋求螺旋(spiral)光線 朝造物者的進展. 這是靈性事件的彰顯.

發問者: 我們的月球重力比我們地球小, 這背後有什麼形而上原則嗎?

RA: 我是Ra, 形而上與物理是不可分的, 因此你可以透過質量等物理特性 來計算大多數物體的重力, 解釋物理現象. 然而, 我們覺得有需要指出重力相對應的形而上特質.

發問者: 我有時在找到探索的立足點上會有些困難, 我試著找出物理幻象背後的形而上原則. 你可否給我一個第三密度的例子, 比方說金星, 它的重力比地球大還是小?

RA: 我是Ra, 重力, 或者說向外趨近造物者的吸引力, 在金星上比地球大, 因為它在尋求造物者這方面有較大程度的成功.

當所有造物到達一個足夠的靈性重量, 整個造物無限地凝結, 尋求的光找到了它的源頭 因此終止了造物, 準備開啟新的造物, 這現象你們稱之為黑洞(the black hole), 它的狀態是零點的無限大的質量, 所有光都被吸收 無法被看見.

發問者: 那麼黑洞可以解釋為 週遭的材質已經成功地與太一造物者合一? 是否正確?

RA: 我是Ra, 在第三密度顯現的黑洞是靈性狀態的物理複合體. 這是正確的.

發問者: 那麼當我們地球完全進入第四密度之時, 會有更大的重力嗎?

RA: 我是Ra, 將會有更大的靈性重力 產生一較稠密的幻象.

發問者: 較稠密的幻象, 我假設我們將體驗大於32 呎/秒平方 的重力加速度, 是否正確?

RA: 我是Ra, 你們還沒有可以衡量靈性重量的儀器, 除了少數極端的顯現可以被觀察到以外.

發問者: 這我知道, 我們不能衡量靈性重力, 但我在猜想 重力常數是否會因此增加, 這是我的問題.

RA: 我是Ra, 現有的儀器測量出的數據 在統計上將沒有顯著意義.

發問者: 好吧, 當宇宙形成之時, 原子形成不同的振動成為光, 它們有時以特定的方式凝結, 產生一網格架構 我們稱為結晶. 我在猜測由於水晶是智能能量的精確結晶構造, 應該有可能透過一些技術來擷取智能能量, 透過水晶將智能能量帶到物理幻象中. 這樣說是否正確?

RA: 我是Ra, 只有當一個平衡, 規律化, 結晶化的心/身/靈存在, 將水晶結構充能; 你的陳述才可說是正確.

發問者: 我並不想偏離主題 談一些不重要的事情, 但有時候很難精確地看到要往那個方向走, 我想再多探索一點關於水晶的概念, 它們是如何被使用的. 我從你方才說的假設, 為了要使用水晶擷取智能能量, 需要有一個部分未扭曲的心/身/靈複合體, 對嗎?

RA: 我是 Ra. 這尤其正確.

發問者: 一定有一點表示扭曲的移除已經到達足以使用水晶擷取智能能量的最低標準, 這陳述正確嗎?

RA: 我是 Ra. 首先我們必須了解每個心/身/靈複合體都有一個獨特的(及格)點, 然後才能說這陳述是正確的.

發問者: 你能否告訴我 為什麼每個心/身/靈複合體都有一個獨特的去除扭曲點?

RA: 我是 Ra. 每個心/身/靈複合體都有太一造物者獨特的一部分.

發問者: 那麼 你是說沒有單一的純淨層次, 每一個體有不同的扭曲程度, 當他到達特定的點, 才能透過水晶 擷取智能能量?

RA: 我是 Ra. 這麼說並不正確. 每個心/身/靈複合體都需要達到特定的平衡. 這平衡可以使這個體到達一個較少扭曲的層次. 每個心/身/靈複合體有他獨特不同的困難, 這是因為每一個體萃取經驗的總合不同, 容我們說, 即是每個個體的紫羅蘭色(violet)光芒的存在狀態.

這平衡是透過水晶尋求智能無限的必要條件. 沒有兩個心/身/靈複合體的結晶狀態是相同的. 然而, 對於最小扭曲程度的需要, 從振動的角度而言, 是固定的.

發問者: 我懂了, 那麼 如果你能夠讀取一個體的紫羅蘭光芒, 是否就能立刻判斷該個體有使用水晶擷取智能能量的能力?

RA: 我是 Ra. 一個第五密度或更高密度的個體可以辦到.

發問者: 你可否告訴我 一個已經符合紫羅蘭光芒標準的個體會如何使用水晶?

RA: 我是 Ra. 通往智能無限的大門 藉由和諧共振, 伴隨著服務與尋求的意志,得以開啟.

發問者: 你能否精確地告訴我這個實體會怎樣使用水晶以尋求智能無限?

RA: 我是 Ra. 使用水晶在物理的顯化上 即是一個具備結晶特質的個體將規律的物理水晶加以充能, 使它能夠和諧振動並成為一座大門, 讓智能無限得以成為智能能量. 這水晶就類比於該心/身/靈個體的紫羅蘭光芒, 以相對不受扭曲的形式呈現.

發問者: 你可否指導我們使用水晶的明確方式?

RA: 我是 Ra. 這是可能的. 然而這些事情對你們不見得有益, 可能會侵犯你們的自由意志. 星際聯邦之前做過這樣的事, 如你所知, 人們使用水晶於醫療, 權力, 甚至用來發展生命型態. 我們感覺給予你們指令是不智之舉, 因為你們人類具有 將和平用途的力量用在不和諧用途上 的傾向.

發問者: 你可否給我一個例子 關於銀河系中不同行星在形而上意識的發展? 換句話說 我相信有些星球發展得較為快速 而有些要花較長的時間進入更高密度. 你可以給我一些關於這些發展的概念嗎?

RA: 我是 Ra. 這將是此次集會最後一個完整的問答.

你們主銀河系的特別理則使用它很大一部分的凝結材料反映造物者的存在性. 因此, 你們許多星系並沒有你所說的發展過程, 而是在靈性上屬於理則的一部分.

那些上面居住有意識的星球, 正如你所推測, 意識進展到高密度所需的時間/空間期間各有不同.

在我們結束這次集會之前, 有任何簡短的詢問嗎?

發問者: 有沒有什麼我們可以做的, 好增加這器皿的舒適度, 或改善通訊品質?

RA: 我是Ra, 這器皿被良好地調整. 你是有責任心的.

我是Ra. 我在太一無限造物者的愛與光中離開你們, 去吧 在太一的大能與和平中歡欣鼓舞. 天主與你同在.

 

Copyright © 1982 by L/L Research which is a subsidiary of the Rock Creek Research & Development Laboratories, Inc.

Library of Congress Catalog Number: 90-72156

All rights reserved. No part of this work may be reproduced or used in any forms or by any means-graphic, electronic or mechanical, including photocopying or information storage and retrieval systems-without written permission from the copyright holder.

ISBN: 0-924608-08-0

 

譯者註解

以下註解是由譯者自行加上的, 以補充一些對本書之參考資料, 它們並不屬於原著, 一的法則, 的一部分.

1. Logos 在英文中有兩種意義,

I. 希臘哲學: 主宰並發展宇宙的理性原則.
II. 基督神學:聖言化成肉身 就是耶穌基督.

以前者較為接近Ra的意思.

 

  Skip Navigation LinksL/L Research Library Books - The Law of One - Chinese Translation The Law of One, Book II (Big5)

Copyright © 2017 L/L Resear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