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Navigation Links
L/L Research
Home
Library
Are you a wanderer?
About Us
Carla’s Niche
Podcast
Online Course
Search
E-mail L/L
Copyright Policy
Recent Updates

Now on Bring4th.org

Bring4th.org

Forums

Online Store

Seeker Connector

Gaia Meditation

Subscriptions

Links

Donate/Volunteer

Join Us

Facebook

Twitter

Tumblr

Instagram


PayPal - The safer, easier way to pay online!

图书馆

一的律法, 卷

By Ra,
an humble messenger of
The Law of One

中文化&注解 by Terry Hsu.

特别感谢 Jim McCarty 之协助. (原作者之一)

前言

1981年一月15日, 我们研究小组开始接受来自社会记忆复合体, Ra的通讯. 从这通讯里头, 沉淀出一的法则以及其中的一些变貌.

这本书包含一份与Ra 沟通之精确抄本, 只除去一些个人的材料, 收录第27集会到第50场集会的全部对话.

这本书预先假定我们对UFO(不明飞行物)现象有一定程度的了解. 如果你对于UFO现象不那么熟悉, 可以阅读我们多年研究的成果, UFO的秘密一书, 可能对你了解本书有帮助. 一的法则卷二奠基于卷一的资料上, 因此如果可能的话, 我们鼓励你先读卷一.

一的法则卷二专注于讨论主宰我们灵性进化的形而上原则, 好帮助我们了解并使用日常生活中的各种催化剂. 以及更完整地检验身体的各个能量中心; 以及心, 身, 灵之间的连结.

同时我们学习更多关于流浪者(Wanderers), 不同的密度, 医疗, 能量交换与阻碍: 如性, 疾病, 与冥想等.

卷二的前三场集会(#27~#29)对于不熟悉Dewey B. Larson物理学的人可能会蛮困难的, 不要因此而沮丧, 因为Larsonian物理学并不是广为人知的理论. 继续阅读, 到第30场集会, 你就会回到坚固的形而上学地面上. 当你读完卷二, 再回头看前三章, 它们就会变得清楚多了. 对于想要研读Larsonian物理学的读者, 我们推荐物理宇宙的结构(The Structure of the Physical Universe)这本入门书.

Ra 通讯持续了106场, 印刷成4本一的法则系列丛书, (注: 其实还有第5本, 收录所有原本被删除的个人资料) 你可以在地方书店, 或 Whitford 出版社, 或从我们这里购买. 如果你希望接受我们的每季快讯, 收录我们目前最佳的通灵纪录, 请写信告诉我们.

L/L RESEARCH

Don Elkins
Carla L. Rueckert
James A. McCarty 着

Louisville, Kentucky
March 17,1982

RA, 第二十七场集会

1981 年2月 21 日

RA: 我是Ra, 我在无限造物者的爱与光中 向你们致意.

我现在开始与你们通讯.

发问者: 在这次集会, 我想是一的法则卷二的开端, 我们将只考虑对我们存在的重要面相. 这点, 我假定, 将比卷一困难许多. 我们想将焦点集中在那些不是过渡性质的事物, 做为一个发问者, 我有时候在聚焦上有些困难.

当我确实有这样的困难的时候, 我会回到一些过渡性的问题上, 只是因为我无法明确地陈述我心里真正的需要, 我为此感到抱歉. 我将尽力停留在正轨上而且去除没有价值的问题.

我开头的声明是: 在这密度中, 我们倾向将心智聚焦在一些短暂的状态或活动, 却很少关心其价值或使用它们当作成长及理解的工具, 去理解造物未受扭曲的本质.

我将尝试, 从造物的开端开始, 建立我们对于造物的概观, 藉此获致对实相更清晰的观点. 希望藉由此类探讨 让我们能更有效地参与进化的过程.

我想先从一些单字的定义开始, 先前我们使用过这些字, 却不能完全地理解它们, 第一个, 但我们使用的第一个词汇智能无限(intelligent infinity), 我们希望你定义每一个单字的意义, 以及组合在一起的词汇意义.

RA: 我是Ra, 你的心智显示一个疑问, 然而, 你的发声所表现的却是一种偏好, 请重新叙述你的问题.

发问者: 你是否能定义智能在智能无限里的意义?

RA: 我是Ra, 在回答你的定义问题之前, 我们将就这整个问题做说明. 你们的语言, 使用振动声音复合体, 在最佳情况下, 是对于意识思想之理解的近似描述.

觉知(perception)跟振动声音却不是同样的事, 因此尝试去定义一个字将是令人挫折的, 虽然我们乐意在你们发声语言的限制内协助你.

要将智能与无限分开定义是困难的, 因为这两个字等同于一个概念. 就好比将你们的一个语言概念, 信仰(faith), 要分成两半一样. 无论如何 我们将试着协助你.

发问者: 分开它不是必需的, 定义智能无限就够了. 你可以就此定义吗?

RA: 我是Ra, 这样就简单许多了 也比较不会混淆. 统一(unity)就是一切万有, 这统一同时具有动能(kinetic)与位能(potential), 这位能就是智能无限.

撷取此位能将产生功(work). 这功被我们称为智能能量(intelligent energy).

的本质取决于自由意志的独特变貌, 或者说是那独特智能能量的动态焦点之本质.

发问者: 我想稍微深入地探讨功的概念, 在牛顿物理学, 功是力乘以距离. 我假设你所说的功具有更广阔的范围, 包括意识上的功. 我说得对吗?

RA: 我是Ra, 当我们用这个字眼, 它的应用是一体适用的. 智能无限有个律动或流动, 好比一颗巨大的心从中心太阳开始跳动, 这流动的存在无可避免地形成存有的浪潮, 没有极性, 也没有限度; 那广大且宁静的脉动向外扩散, 向外扩散, 直到所有焦点完成. 然后又向内收敛, 也就是说, 当智能的焦点到达一个灵性质量临界点, 便会开始向内, 像内收敛, 直到一切结合为止, 这就是你们所说的实相.

发问者: 我想我已经萃取到重要的一点: 在智能无限里的功是没有极性的, 或者说位能的差异不必要存在, 对吗?

RA: 我是Ra, 不管是位能或动能都没有差别. 智能无限的基本律动完全没有任何的扭曲, 这律动被笼罩在神秘中, 因为它们即是自身. 从这毫无扭曲的统一中, 出现智能能量的位能. 因此你观察到某物似乎是两面的, 一面是毫无扭曲的统一, 没有任何动能或位能. 另一面是某物的应用: 透过能量焦点来撷取那广大无垠的位能, 我们称之为智能能量.

发问者: 就我所知 智能无限的第一变貌(first distortion)是自由意志变貌, 你可以给予我这变貌的定义吗?

RA: 我是Ra, 在这项变貌中, 造物者得以认识自己.

发问者: 那么我假定造物者授与这项认知, 即完全自由的选择, 我说得对吗?

RA: 我是Ra, 相当正确.

发问者: 这第一变貌, 我假设它是智能无限的法则, 其他变貌从此跃出, 这样说对吗?

RA: 我是Ra, 既正确亦不正确. 在你们的幻象中, 所有经验从自由意志法则或混淆法则中跃出, 换句话说, 我们所学习的, 这些经验也是这变貌.

发问者: 我会好好想一想, 然后在下次集会问这方面的问题. 接下来我想讨论第二变貌, 应该是爱的变貌(Distortion of Love), 对吗?

RA: 我是Ra, 正确.

发问者: 我想要你在第二变貌的观念里定义爱.

RA: 我是Ra, 它的定义必须奠基在智能无限或拥有自由意志的太一造物者之前提上. 这个字可以看做是个焦点, 攻击的选择, 一个在极高位阶的能量, 它促使智能能量从位能具体成形, 如此这般, 然后成形的能量被看成是一个客体, 而非活动; 这极度强大的能量焦点被崇拜为造物者, 而非统一或单一(oneness), 虽则所有爱都是从单一中发散出来.

发问者: 这爱的显化(manifestation)可以称为是个振动吗?

RA: 我是Ra, 再一次 我们有语意上的困难, 爱的振动或密度与第二变貌中的有不同的意义; 爱的变貌做为伟大的启动者(activator)以及主要的共同造物者(co-Creator), 使用智能无限创造许多造物. 而爱的振动代表一个密度, 在那儿, 人们学习一项活动称为没有显着扭曲的爱意(loving), 接着寻求光之道或智慧之道. 因此, 从振动的角度来看, 爱依照自由意志进入光中. 从第二变貌的角度来看, 使用光, 并且有大能去指引光.

因此这一切振动复合体重现了太一造物的反向过程, 展现了伟大心跳的律动, 如果你接受这样的类比.

发问者: 我将从 Dewey Larson 的物理学中萃取一部分来讨论, Larson说一切都是运动(motion), 我们可以视为一种振动, 这振动是纯粹的, 没有任何形式或密度; 这振动的第一产物为光子(photon), 我尝试把物理的解答跟爱与光的概念类比, 这物理过程是否与创造光相近?

RA: 我是Ra, 你是正确的.

发问者: 那么 我把刚才的观念扩张一些, 我们有无限的的振动可能发生, 我假设, 以不同的频率. 我再假设它从一个基本频率开始, 这样说有意义吗?

RA: 我是Ra, 每一种爱, 也就是你称为的主要发起者(prime movers), 都来自一个频率, 这频率就是统一(unity). 然而我们情愿将它比拟为力量 而非一个频率. 这力量是无限的, 但在主要的发起过程中 某些有限的特质被检选.

发问者: 那么 由于缺乏更好的字眼, 这振动是纯粹的运动; 纯粹的爱, 它是尚未结合的成任何形态的幻象或密度. 这创造出光子, 基本的光粒子, 接着这光子透过附加的振动与旋转, 进一步地结合成我们所经历的各密度的粒子. 这样叙述正确吗?

RA: 我是Ra, 这是正确的.

发问者: 接着 这光形成我们称为的颜色密度, 这颜色分成七种, 这样分类是否有个原因或解释, 你能告诉我吗?

RA: 我是Ra, 这将是这次集会最后一个完整的问题, 因为这器皿的生命力正在降低, 我们这次简短地回答, 你可以在随后的集会中进一步询问. 你们宇宙的振动型态之本质仰赖于起初所设定的光之架构, 它的智能能量创造一组幻象或密度型态, 好满足它想要认识自身的智能方式. 因此你所称呼的颜色, 在的意志下, 以连续性的窄波呈现.

我们有更进一步的资讯, 也乐于与你分享, 然而我们不愿耗尽这器皿. 在我们离去之前 有任何简短的询问吗?

发问者: 我唯一需要知道的是: 有没有什么我们可以做的, 好增加这器皿的舒适度, 或帮助她?

RA: 我是 Ra. 这器皿有轻微的不舒适, 或许准备器皿的仪式可以简单一些, 考量器皿的肉体状态已经有所改善.

我是Ra, 你们是尽责努力的, 我们与你同在.

我们在太一无限造物者的爱与光中离开你们, 在太一的大能与和平中欢欣鼓舞. 天主与你同在.

RA, 第二十八场集会

1981 年二月 22 日

RA: 我是Ra, 我在无限造物者的爱与光中 向你们致意.

我现在开始与你们通讯.

发问者: 今天我要退回到上次的主题, 因为我想这可能是最重要的部分, 我们尝试显明一切为一这个事实, 一切万有是如何从单一的智能无限中衍生, 这是个困难的尝试, 请原谅我在发问时可能的错误. 根据你所告诉我的 以及一些Dewey Larson的资料, 我的观念是智能无限从所有地方开始向外扩张, 好比泡沫或气球般的均匀扩张, 以单元速度或光速向外扩张. 这是Larson 解释空间/时间 进程的方式, 这个概念正确吗?

RA: 我是Ra, 这一项观念是不正确的, 一如任何关于智能无限的观念. 若就单一的理则1 (Logos), 或爱的焦点而言是正确的, 因为这个宇宙的理则所选择的自然律与数学形式符合你方才所言的概念.

那单一无区别的智能无限, 没有极性, 充满且完整, 是被神秘覆盖的全域宇宙. 我们是一的法则之使者, 合一(Unity)只能用趋近的方式去理解, 无法以任何物理法则来解释, 它只会因自由意志之催化剂而被启动. 你或许难以接受这说法. 然而, 我们所分享的理解, 于神秘, 亦于神秘.

发问者: 昨天我们讨论光的颜色时, 你说 “你们宇宙的振动特质仰赖于的焦点对光的配置; 这焦点使用其智能能量创造一特定的幻象型态, 以满足它了解自我的智能估计." 接着你说你有更多的资料乐于分享, 但时间刚好用完. 这次你可以给我们进一步的讯息吗?

RA: 我是Ra, 在讨论这个讯息之前, 让我们快速回顾Dewey这个体提供的认知方法, 他所说的符合智能无限第二义: 位能透过催化剂形成动能.

这讯息是检视你们环境的动态形状后之自然进展, 你可以理解每一种颜色或光线为一种存有, 正如我们曾说过的, 属于智能能量中 一个非常具体且准确的部分, 代表智能无限不同的面相, 每一种光线的意义在之前的资料已经探讨过了.

我们以下的讯息或许对你有帮助, 我们以非特定的说法来增进你对自然本质的深度了解. 你所居住的宇宙是智能无限每一部分之重点重述(recapitulation).

因此你会看到同样的型态在物理界与形而上领域里重复着; 你所谓的物理幻象 它旋转, 振动着. 以 Dewey的理论来说 它可依旋转的方式被分类及数算. 有些物质的光线可以被肉眼所见, 它们为结晶状的矿物, 你们多视为珍贵, 好比红宝石(Ruby)是红色的, 以此类推.

发问者: 光的发生是的振动之结果, 这个陈述正确吗?

RA: 我是Ra, 这陈述是正确的.

发问者: 这光随后结合为物质, 进入我们的密度, 进入所有的化学元素, 依照量子化单元或角速度间隔, 分为不同的振动旋转. 这样说正确吗?

RA: 我是Ra, 你说的相当正确.

发问者: 谢谢你, 我在想, 是什么催化剂或活化剂导致这旋转? 是什么造成这旋转, 让光得以凝结进入我们的物理或化学元素中?

RA: 我是Ra, 我们必须考虑的致能(enabling) 作用, 这能量是有序的, 以累积的方式从大到小(greater to lesser), 所以当宇宙完成的时候, 每一个细节都继承生命之光的特性, 并如此这般地发展. 你们科学家以经验法则详细地研究你们的宇宙, 容我们说, 其中以Dewey这个体所发展的认知与图像具有更大的准确性.

发问者: 意识的个别化(individualization)部份是什么时候开始起作用? 在什么时点, 个别化的意识接管了基本的光的工作?

RA: 我是Ra, 你在宇宙造物这个领域维持小心的态度, 然而我们必须进一步地混淆你. 自由意志作用在智能无限位能, 使之成为聚焦之智能能量, 在这过程中 没有空间/时间的存在.

理则的个别化过程完成之后, 才开始产生空间/时间的体验, 你们所称的物理宇宙开始向内凝结, 同时向外扩张, 直到你们的恒星(sun bodies)创造出没有时间的浑沌, 这些浑沌凝结为行星, 这些智能能量的漩涡在没有时间的第一密度花了很大的心力, 去学习/教导那空间/时间的实现.

因此我们对于你关于时间与空间的问题觉得难以回答, 因为起初的造物并不在你所理解的空间/时间范围之内.

发问者: 谢谢你. 一个意识单元, 个别化的意识单元 是否可以创造出一个造物? 我举个例子: 一个意识单元创造一整个蕴含数百万星系的银河, 这种事情可能发生吗?

RA: 我是Ra, 这是可能的, 可能性有无限多种, 一个理则可以创造一个星系, 或者创造数十亿的星系, 这也是银河这个名词让你混淆的原因, 因为有许多不同的理则或造物, 我们都称呼为银河.

发问者: 让我们举地球为例, 可否告诉我 创造这个星球的理则另外还创造了多少星球?

RA: 我是Ra, 这个理则是个强健的理则, 创造了大约2千5百亿个星系. 在他造物的领域中, 物理法则将维持恒常不变.

发问者: 你的意思是说 我们身处的凸透镜(lenticular) 银河系蕴含大约2千5百亿个星系, 全部是由单一的理则所创造, 这样说对吗?

RA: 我是Ra, 这是正确的.

发问者: 既然在这个凸透镜银河系中有许多个别化的意识, 这理则是否再分化为 子理则(sub-Logos)来创造这许多意识?

RA: 我是Ra, 你的觉察很敏锐, 虽然这里明显有自相矛盾之处, 你的叙述仍是正确的.

发问者: 你所谓的自相矛盾是什么意思?

RA: 我是Ra, 如果一个理则创造了智能能量来建构一个大系统, 似乎就没有必要分化为许多个子理则, 然而, 在有限范围内, 确实是这样, 你是有觉察力的, 能看到这一点.

发问者: 谢谢你, 我将称呼凸透镜银河为主银河, 这样我们以后就不会混淆了. 所有个别化的意识在主银河中, 是否都必须依序通过所有密度, 一二三四五六七 然后进入八; 或者有些意识的起始次序较高, 好让主银河中的智能意识有不同的次序混合在一起.

RA: 我是Ra, 后着较为正确, 每一个开端都来自无限的力量, 自由意志做为催化剂, 存有开始形成宇宙. 然后意识开始有位能去经历, 这被创造位能属于智能能量的一部分, 在经历开始之前 其数量是固定的.

然而, 由于自由意志作用在造物之上, 对于智能能量之位能的回应有许多不同结果. 因此几乎是立即地形成阶层式的基础, 因为有些意识能够以更有效率的方式学习其经历.

发问者: 有些意识能更有效率地学习, 这是什么原因?

RA: 我是Ra, 有些人学得比其他人快速, 这有什么原因? 如果你愿意, 看看意志的机能..容我们这么说, 受到向上螺旋光线吸引的程度.

发问者: 我假设当主银河被创造之际 八个密度同时也被创造, 是否正确?

RA: 我是Ra, 基本上正确. 然而, 请觉察 第八密度到了后期 同时也扮演下一个八度音程之第一密度.

发问者: 你是说有无限个八度音程, 每个音程都包含第一到第八密度?

RA: 我是Ra, 我们希望建立一个印象, 我们是一的法则之谦卑使者. 在有限的范围内, 我们可以对你说我们的经验, 和我们的认知. 然而, 我们无法肯定地述说所有造物的知识. 我们只知道它们是无限的, 我们假设有无限多个八度音程.

无论如何, 我们的老师给我们的印象是, 单一造物被神秘覆盖着, 所有的意识周期性地结合, 然后再次开始. 因此我们只能假设无限的进程之本质为周期性的, 其余的, 如我们先前所说, 笼罩于神秘之中.

发问者: 谢谢你, 当理则创造了主银河, 电极也产生了, 我们在那个时候确实有电极, 对吗?

RA: 我是Ra, 我们接受这个来自Larson的说法, 认同它是正确的, 但除了物理上的意义, 它同时也具有形而上的意义.

发问者: 你是说, 我们不仅有电量的极性, 同时也有意识的极性?

RA: 我是Ra, 是的. 当你们物理空间/时间开始之际, 所有东西都已潜在可得; 然后意识复合体开始利用物理的材质来获得经验, 进而偏向不同极性(形而上而言). 这些潜在的可能性并不由经验者创造, 而是由智能能量所创造.

此即这次集会的最后一个完整问题, 因为我们渴望培养这器皿的肉体能量. 在结束之前, 你是否有一两个简短的问题?

发问者: 我假设 当主银河被创造之后, 造物的过程由理则进一步的个别化所承接, 也就是许许多多个别化的意识进一步创造更多东西, 遍布整个主银河, 这陈述是否正确?

RA: 我是Ra, 是的. 在理则的指导方针之下, 各个子理则可以找到不同的方法创造具差异性的经验, 但不减少或增添这指导方针.

发问者: 谢谢你, 既然我们已经没有时间了, 我想问有没有什么我们可以做的, 好增加这器皿的舒适度, 或帮助她?

RA: 我是Ra, 这器皿被良好地调整. 你是有责任心的.

我的朋友, 我在太一无限造物者的爱与光中离开你们, 去吧 在太一的大能与和平中欢欣鼓舞. 天主与你同在.

RA, 第二十九场集会

1981 年二月 23 日

RA: 我是Ra, 我在无限造物者的爱与光中 向你们致意.

我现在开始与你们通讯.

发问者: 我们的太阳是一个子理则或者说是一个子理则之实质显化?

RA: 我是Ra, 这是正确的.

发问者: 那么 我假设这子理则创造本星系及其所有密度, 这样说正确吗?

RA: 我是Ra, 这并不正确. 理则处造了银河系的基本状态与振动频率, 你们的太阳再将其中一些构成份子做差异化处理.

发问者: 那么这子理则 也就是我们的太阳, 是否也显化在银河的不同部份? 或它是所有的恒星?

RA: 我是Ra, 请重新叙述.

发问者: 我是说 银河系大约有二千五百亿个恒星, 它们都是被同样的子理则的一部分?

RA: 我是Ra, 它们都属于同样理则的一部分, 你们的太阳系, 由于存在一个子理则, 因此有些许不同的显化.

发问者: 让我确认一下, 我们的太阳是银河系理则的一个子理则?

RA: 我是Ra, 这是正确的.

发问者: 在我们太阳系, 有没有任何的子子理则 (sub-sub-Logos)?

RA: 我是Ra, 有的.

发问者: 你可以给个例子吗? 就我所谓的子子理则?

RA: 我是Ra, 你的心/身/灵复合体就是个例子.

发问者: 那么 每个存在的个体都是某种的子理则子子理则?

RA: 我是Ra, 这是正确的 不受任何观察的限制, 因为整个造物都是活的.

发问者: 那么 我们行走其上的星球(=地球)是某种形式的子子理则?

RA: 我是Ra, 一个行星唯有在与其上的心/身复合体, 或内在电磁场里的个体

和谐相处, 才会被命名为理则.

发问者: 子理则, 好比我们的太阳, 是否有形而上的正负极性?

RA: 我是Ra, 并不是这样的. 一个到达行星层次的实体 透过自由意志的行使 拥有智能无限的力量, 因此你所认知的极性并不存在. 唯有当它开始与其上的心/身/灵个体和谐交流, 才会接受其上的思想复合体的变貌. 太一无限造物者的创造(行星, 恒星)并没有你说的极性.

发问者: 谢谢你, 昨天你说行星在第一密度的状态是没有时间的(timeless), 你可以告诉我 我们所知道的时间 是如何诞生的?

RA: 我是Ra, 我们刚才向你描述每个理则的存在状态, 空间/时间进入连续体(continuum)形式是经过仔细的建构, 容我们说, 属于振动, 密度, 以及位能的全盘计画中. 当这个计画结合在的思想复合体内, 实质的显化开始浮现, 第一个显化阶段就是觉知, 或意识. 在这一点, 流动或存在点, 一个开始的源头, 空间/时间开始揭开它那生动的卷轴.

发问者: 我相信创造了空间/时间中的振动为了形成光子, 是否正确?

RA: 我是Ra, 本质上是正确的.

发问者: 那么的持续应用 我假设这是由子理则子子理则所带领 创造这些振动的旋转, 角速度为离散单位. 接着创造了化学元素在我们的物理幻象 以及非物理的元素或其他密度. 以上的假设是否正确?

RA: 我是Ra, 理则创造所有的密度, 你的问题不明确, 无论如何, 我们声明理则确实同时创造了空间/时间密度以及伴随而来的时间/空间密度.

发问者: 我假设量子化增加的旋转 呈现为这些密度的原料 是否正确?

RA: 我是Ra, 本质上是正确的.

发问者: 因为这些旋转是粒子的向内运动, 就我所知, 与空间/时间的进展方向相反, 这向内的进展被我们观察到, 称之为重力. 是否正确?

RA: 我是Ra, 这是不正确的.

发问者: 你能告诉我重力如何发生吗?

RA: 我是Ra, 你所说的重力可以被视为朝向内在光/爱的压力(pressing force), 寻求螺旋(spiral)光线 朝造物者的进展. 这是灵性事件的彰显.

发问者: 我们的月球重力比我们地球小, 这背后有什么形而上原则吗?

RA: 我是Ra, 形而上与物理是不可分的, 因此你可以透过质量等物理特性 来计算大多数物体的重力, 解释物理现象. 然而, 我们觉得有需要指出重力相对应的形而上特质.

发问者: 我有时在找到探索的立足点上会有些困难, 我试着找出物理幻象背后的形而上原则. 你可否给我一个第三密度的例子, 比方说金星, 它的重力比地球大还是小?

RA: 我是Ra, 重力, 或者说向外趋近造物者的吸引力, 在金星上比地球大, 因为它在寻求造物者这方面有较大程度的成功.

当所有造物到达一个足够的灵性重量, 整个造物无限地凝结, 寻求的光找到了它的源头 因此终止了造物, 准备开启新的造物, 这现象你们称之为黑洞(the black hole), 它的状态是零点的无限大的质量, 所有光都被吸收 无法被看见.

发问者: 那么黑洞可以解释为 周遭的材质已经成功地与太一造物者合一? 是否正确?

RA: 我是Ra, 在第三密度显现的黑洞是灵性状态的物理复合体. 这是正确的.

发问者: 那么当我们地球完全进入第四密度之时, 会有更大的重力吗?

RA: 我是Ra, 将会有更大的灵性重力 产生一较稠密的幻象.

发问者: 较稠密的幻象, 我假设我们将体验大于32 尺/秒平方 的重力加速度, 是否正确?

RA: 我是Ra, 你们还没有可以衡量灵性重量的仪器, 除了少数极端的显现可以被观察到以外.

发问者: 这我知道, 我们不能衡量灵性重力, 但我在猜想 重力常数是否会因此增加, 这是我的问题.

RA: 我是Ra, 现有的仪器测量出的数据 在统计上将没有显着意义.

发问者: 好吧, 当宇宙形成之时, 原子形成不同的振动成为光, 它们有时以特定的方式凝结, 产生一网格架构 我们称为结晶. 我在猜测由于水晶是智能能量的精确结晶构造, 应该有可能透过一些技术来撷取智能能量, 透过水晶将智能能量带到物理幻象中. 这样说是否正确?

RA: 我是Ra, 只有当一个平衡, 规律化, 结晶化的心/身/灵存在, 将水晶结构充能; 你的陈述才可说是正确.

发问者: 我并不想偏离主题 谈一些不重要的事情, 但有时候很难精确地看到要往那个方向走, 我想再多探索一点关于水晶的概念, 它们是如何被使用的. 我从你方才说的假设, 为了要使用水晶撷取智能能量, 需要有一个部分未扭曲的心/身/灵复合体, 对吗?

RA: 我是 Ra. 这尤其正确.

发问者: 一定有一点表示扭曲的移除已经到达足以使用水晶撷取智能能量的最低标准, 这陈述正确吗?

RA: 我是 Ra. 首先我们必须了解每个心/身/灵复合体都有一个独特的(及格)点, 然后才能说这陈述是正确的.

发问者: 你能否告诉我 为什么每个心/身/灵复合体都有一个独特的去除扭曲点?

RA: 我是 Ra. 每个心/身/灵复合体都有太一造物者独特的一部分.

发问者: 那么 你是说没有单一的纯净层次, 每一个体有不同的扭曲程度, 当他到达特定的点, 才能透过水晶 撷取智能能量?

RA: 我是 Ra. 这么说并不正确. 每个心/身/灵复合体都需要达到特定的平衡. 这平衡可以使这个体到达一个较少扭曲的层次. 每个心/身/灵复合体有他独特不同的困难, 这是因为每一个体萃取经验的总合不同, 容我们说, 即是每个个体的紫罗兰色(violet)光芒的存在状态.

这平衡是透过水晶寻求智能无限的必要条件. 没有两个心/身/灵复合体的结晶状态是相同的. 然而, 对于最小扭曲程度的需要, 从振动的角度而言, 是固定的.

发问者: 我懂了, 那么 如果你能够读取一个体的紫罗兰光芒, 是否就能立刻判断该个体有使用水晶撷取智能能量的能力?

RA: 我是 Ra. 一个第五密度或更高密度的个体可以办到.

发问者: 你可否告诉我 一个已经符合紫罗兰光芒标准的个体会如何使用水晶?

RA: 我是 Ra. 通往智能无限的大门 藉由和谐共振, 伴随着服务与寻求的意志,得以开启.

发问者: 你能否精确地告诉我这个实体会怎样使用水晶以寻求智能无限?

RA: 我是 Ra. 使用水晶在物理的显化上 即是一个具备结晶特质的个体将规律的物理水晶加以充能, 使它能够和谐振动并成为一座大门, 让智能无限得以成为智能能量. 这水晶就类比于该心/身/灵个体的紫罗兰光芒, 以相对不受扭曲的形式呈现.

发问者: 你可否指导我们使用水晶的明确方式?

RA: 我是 Ra. 这是可能的. 然而这些事情对你们不见得有益, 可能会侵犯你们的自由意志. 星际联邦之前做过这样的事, 如你所知, 人们使用水晶于医疗, 权力, 甚至用来发展生命型态. 我们感觉给予你们指令是不智之举, 因为你们人类具有 将和平用途的力量用在不和谐用途上 的倾向.

发问者: 你可否给我一个例子 关于银河系中不同行星在形而上意识的发展? 换句话说 我相信有些星球发展得较为快速 而有些要花较长的时间进入更高密度. 你可以给我一些关于这些发展的概念吗?

RA: 我是 Ra. 这将是此次集会最后一个完整的问答.

你们主银河系的特别理则使用它很大一部分的凝结材料反映造物者的存在性. 因此, 你们许多星系并没有你所说的发展过程, 而是在灵性上属于理则的一部分.

那些上面居住有意识的星球, 正如你所推测, 意识进展到高密度所需的时间/空间期间各有不同.

在我们结束这次集会之前, 有任何简短的询问吗?

发问者: 有没有什么我们可以做的, 好增加这器皿的舒适度, 或改善通讯品质?

RA: 我是Ra, 这器皿被良好地调整. 你是有责任心的.

我是Ra. 我在太一无限造物者的爱与光中离开你们, 去吧 在太一的大能与和平中欢欣鼓舞. 天主与你同在.

 

Copyright © 1982 by L/L Research which is a subsidiary of the Rock Creek Research & Development Laboratories, Inc.

Library of Congress Catalog Number: 90-72156

All rights reserved. No part of this work may be reproduced or used in any forms or by any means-graphic, electronic or mechanical, including photocopying or information storage and retrieval systems-without written permission from the copyright holder.

ISBN: 0-924608-08-0

 

译者注解:

1. Logos 在英文中有两种意义,

I. 希腊哲学: 主宰并发展宇宙的理性原则.
II. 基督神学:圣言化成肉身 就是耶稣基督.

以前者较为接近Ra的意思.

 

  Skip Navigation LinksL/L Research Library Books - The Law of One - Chinese Translation The Law of One, Book II (GB2312)

Copyright © 2017 L/L Resear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