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Navigation Links
L/L Research
Home
Library
Are you a wanderer?
About Us
Carla’s Niche
Podcast
Online Course
Search
E-mail L/L
Copyright Policy
Recent Updates

Now on Bring4th.org

Bring4th.org

Forums

Online Store

Seeker Connector

Gaia Meditation

Subscriptions

Links

Donate/Volunteer

Join Us

Facebook

Twitter

Tumblr

Instagram


PayPal - The safer, easier way to pay online!

圖書館

一的法則, 卷三

By Ra,
an humble messenger of
The Law of One

中文化&註解 by Terry Hsu.

特別感謝 Jim McCarty 之協助. (原作者之一)

前言 (Foreword)

1981年一月15日, 我們研究小組開始接受來自社會記憶複合體 Ra的通訊. 從這通訊裡頭, 沉澱出一的法則以及其中的一些變貌

這本書包含一份與Ra 溝通之精確抄本, 只去除一些個人的材料, 收錄第51場集會到第75場集會的全部對話.

這本書預先假定我們對UFO(不明飛行物)現象有一定程度的了解. 如果你對於UFO現象不那麼熟悉,可以閱讀我們多年研究的成果, UFO的秘密(Secrets of UFO)一書, 可能對你了解本書有幫助. 再者, 你可以從書名得知前面還有兩本書:一的法則卷二 卷一, 一共50場集會. 如果可能的話, 我們鼓勵你從卷一讀起 以獲得完整的概念.

Ra 通訊持續了106場, 印刷成4本一的法則系列叢書,(註: 其實還有第5本, 收錄所有原本被刪除的個人資料)你可以在地方書店, 或 Whitford 出版社, 或從我們這裡購買. 如果你希望接受我們的每季快訊, 收錄我們目前最佳的通靈紀錄, 請寫信告訴我們.

一的法則卷三專注於討論各種平衡能量中心的技巧,以及有效率的極化(polarization) 因為我們地球已經準備好進入第四密度. 時間/空間 以及 空間/時間 的進一步探討;關於冥想與魔法的不同派別的討論; 還有關於心靈攻擊, 包括獵戶集團的資料; 最後本書以粗略地窺探 原型(archetypical)心智做為結尾.

L/L Research
Louisville, Kentucky
March 17, 1982

RA, 第五十一場集會

1981 年5月 13 日

RA: 我是Ra,我在無限造物者的愛與光中 向你們致意. 我現在開始與你們通訊.

發問者:一的法則卷三的開端, 我有幾個相當重要的問題要問.首先是澄清關於收割的最後疑點, 我懷疑是否有人在監督收割的過程, 如果有, 為什麼需要這樣的監督 以及它是如何運作的? 既然一個體已經可以從他的紫羅蘭色光芒決定收割程度, 還需要存在體監督收割過程? 或它是自動進行 無須監督?

RA: 我是Ra,在收割的季節, 總會有收割者(harvesters), 果實會自然成熟, 但需要有些監督以確保果實被妥當地放置, 沒有擦傷或瑕疵.

照看的收割者有三個層次.

第一類屬於地球層面, 可以稱為天使的(angelic). 這類的保護者包括心/身/靈複合體之總合, 或稱為高我; 以及被吸引之內在次元個體.

第二類守護這過程的個體來自星際聯邦, 他們擁有此榮耀/義務 站在光/愛的邊緣, 以確保那些被收割的個體不會 因困惑或無法與高我接觸而跌倒或墜落. 這些聯邦成員會捕捉那些跌落的人, 將他們帶入正軌 繼續光的旅程.

第三類看顧這個過程的群體, 你們稱為守護者(Guardians), 這群體來自於比我們高的八度音程(octave), 他們以此方式服務 做為荷光者(light bringers).

這些守護者以精巧, 近乎苛求的方式 提供精準的光/愛放射, 如此每一個體的精確光/愛振動能被確認.

因此 收割固然是自動發生的 根據紫羅蘭色光芒的放射決定收割標準 這點是不會改變的.然而, 圍繞周圍的幫助者可以確保妥善的收割, 好讓每一個體都有完全的機會表現他自身的紫羅蘭色光芒.

發問者: 接下來的問題 我覺得是過渡性質的問題; 然而這是一個密集研究飛碟現象的朋友問我的問題. 如果你認為這問題不重要, 我們可以跳過, 我被問到 第四密度的飛行器如何到達這裡 因為物體接近光速時 其質量會趨近無限. 我的問題則是 為什麼會需要飛行器?

RA: 我是Ra,你問了好幾個問題, 我們將依次回答. 首先, 我們同意這題材是過渡性質. 其次,從遠方來的個體 大多數不需要飛行器. 這個詢問涉及你們還沒有的知識, 我們將試著在可以陳述的範圍內回答. 有一些第三密度的個體學習使用飛行器往返各星系, 他們所受到的限制是你們理解的. 然而, 這些個體學習到使用氫的方式 與你們目前的認知不同. 縱使如此 這些個體依然花很長的時間 在星際移動. 於是這些個體使用降低體溫的技術(hypothermia)延緩肉體與心智的新陳代謝 以抵擋長期的飛行過程. 這些個體來自天狼星.

還有其他兩種,其一是來自你們銀河系的第四, 第五, 或第六密度, 他們能夠使用一種能量系統 可以將光速視為一種彈弓 然後到達任何想去的地方, 以你們的觀點而言 幾乎不花任何時間.

另一種體驗是其他銀河系的第四,第五, 或第六密度, 還有一些位於你們銀河的個體. 他們學到必要的人格修練(personality discipline) 將宇宙看為一整體, 因而得以單憑藉思想 就能從一個幾何位置移動到另一幾何位置, 具體化必要的載具, 以包圍個體的光體.

發問者: 我假設獵戶集團的降落屬於後者的體驗, 是否正確?

RA: 我是Ra,獵戶集團屬於倒數第二與之後的種類.

發問者: 為什麼需要一個載具來達到交通(transition)的目的? 當你, 以Ra的身分前往埃及 你只用鐘型的飛行器,但你是以思想來製作它, 你能否告訴我為什麼要用一個載具, 不乾脆顯化身體就好了?

RA: 我是Ra,透過集中心力, 思想型態轉變成載具 做為一動力器, 我們不會選擇心/身/靈複合體做為這類工作的焦點.

發問者: 謝謝你. 我有些推測要說, 你可以告訴我哪裡說錯. 首先 我們有七個光體(body)對應到光譜的七種顏色, 那創造這七個光體的能量是一種普遍的能量, 它流動到我們的地球環境, 然後流經七個能量中心, 我們稱為氣輪(chakras), 以發展並完美這些軀體. 每一個光體多少與我們的心智輪廓(mental configuration)有關聯, 使這些光體完美是心智輪廓的功能之一; 透過心智輪廓 我們或多或少能夠阻擋流入的能量然後創造七個光體. 你能否評論我剛才講的內容之對錯?

RA: 我是Ra,你的陳述大體上是正確的, 使用 ”心智輪廓” 這詞彙卻是過分簡化流入能量被阻擋的過程. 心智複合體與心靈, 肉身複合體的關係不是固定的. 因此 阻擋(blockage)可能發生在靈與心之間, 或身與心之間, 在許多不同的層次. 我們重申每個能量中心都有七個子顏色(sub-colors),為了方便之故, 容我們如此說. 靈性/心智阻擋 與 心智/肉身阻擋 綜合在一起可以影響每一個能量中心 以幾個不同的方式.由此 你可以看到平衡與進化過程的微妙特質.

發問者: 我不大確定以下的問題是否會帶來有益的收穫, 但我還是想問, 因為它似乎提供某種線索. 在這本書 大金字塔的秘密1 (SECRETSOF THE GREAT PYRAMID)的背面, 有幾個埃及繪畫的複製像, 有幅畫 內容是幾隻鳥飛過水平的實體, 你可以告訴我那是什麼, 是否與Ra有任何關係?

RA: 我是Ra,你所說的繪畫是許多扭曲作品的其中之一, 這些繪畫扭曲了我們對於 死亡乃通往進一步體驗之大門 的教導, 這些扭曲關切特定的過程 即處理所謂的”死亡”心/身/靈 複合體. 以你們的哲學角度, 或許可以稱為諾斯底教義(Gnosticism): 也就是相信一個人可以透過仔細安排的活動, 概念或標誌 來獲致知識. 事實上, 肉體死亡的過程 如我們先前所述: 會有援助隨時可得, 對於死者週遭的人而言 死亡時唯一需要做的是:放下那個離開肉體的個體, 即使內心悲傷 仍然讚美這個過程. 而不是各種仔細安排 且重複的儀式.

發問者: 你稍早曾提到能量中心的旋轉速度, 我假設那與能量中心的阻擋機能有關, 也就是說當能量中心的阻擋減少 旋轉速度就越快, 同時流入的能量也越大. 這個假設是否正確?

RA: 我是Ra,你說的有部分是正確的. 在起初三個能量中心, 能量不被阻礙的情況下 會產生旋轉速度. 當一個體發展到較高的能量中心時, 這些中心將會開始透過形成水晶結構來表達它們自己的特質. 這是較高或更平衡的能量啟動型態, 將空間/時間 的能量轉化為 時間/空間 的特質, 並加以規則化, 保持平衡.

發問者: 你說的水晶結構是什麼意思?

RA: 我是Ra,在較為開發的個體中, 肉身複合體的每一個能量中心都可視為具有獨特的水晶結構. 每一個都有些不同 正如在你們的世界 沒有兩片雪花是相同的. 然而 每一個都有規則的外觀. 紅色能量中心通常是車輪的形狀, 橘色能量中心為三個花瓣的花朵. 黃色中心又回到圓形, 有許多切面(facet) 如同星星一般. 綠色中心有時被稱為蓮花形狀, 水晶結構的頂點數目依該中心的力量強弱而有增減.藍色中心或許有上百的切面, 並且閃耀著光芒.

靛藍色中心是個較為樸素的中心,由許多基本的三角形或三個花瓣形狀組成, 雖然一些老手 已經把較低能量中心平衡好 所以在此能創造更多切面的型態.

紫羅蘭色中心的形狀變化最少,有時被你們的哲學書籍描述為具有千個花瓣, 因為它是心/身/靈複合體的總體.

發問者: 現在 我的靛藍色中心有個感覺, 如果這中心完全地被啟動, 完全沒有阻礙, 是否我就不會有任何感覺?

RA: 我是Ra,這個問題, 如果回答的話, 會侵犯混淆法則 (the Law of Confusion).

發問者: 緊接著肉體死亡後, 你曾說主要被啟動的光體是靛藍色, 你說它是型態-製造者(form-maker), 為什麼呢?

RA: 我是Ra,這將是此次工作的最後一個問題. 靛藍色光體可以視為智能能量的類比. 以小宇宙的觀點, 它是, 以小宇宙觀點, 一個理則.心/身/靈複合總體的智能能量 從造物者或智能無限中拉拔(draw)出自身的存在. 這造物者須同時以巨觀與微觀宇宙的觀點來認知, 如同我們曾說, 造物者具有兩個特質: 尚未被賦予力量的智能,稱為一切萬有(all that there is).

自由意志賦予一切萬有力量,同時包括一切之造物者, 以及身為共同造物者(co-Creator)的我們, 這意志可以被靛藍色光體或型態-製造者 所牽引, 它的智慧被用來選擇適當的位置, 及經驗的型態, 透過這個共同造物者 或 子子理則.

我是Ra, 此時可有任何簡短的詢問?

發問者: 我唯一需要知道的是:有沒有什麼我們可以做的, 好增加這器皿的舒適度, 或改善這通訊 ?

RA: 我是Ra. 一切都好. 你們是盡責認真的, 我們與你同在.

我的兄弟, 我們在太一無限造物者的愛與光中離開你們, 去吧, 在太一的大能與和平中歡欣鼓舞. 天主與你同在.

RA, 第五十二場集會

1981 年5月 19 日

RA: 我是Ra,我在無限造物者的愛與光中 向你們致意.

我現在開始與你們通訊.

發問者: 在前場集會中 你曾說: “另一種體驗是其他銀河系的第四, 第五, 或第六密度, 還有一些位於你們銀河的個體.他們學到必要的人格修練 將宇宙看為一整體,因而得以單憑藉思想就能從一個幾何位置移動到另一幾何位置,具體化必要的載具” 我想問你 當你說 其他銀河系的第四, 第五, 或第六密度, 還有一些位於你們銀河的個體,你是否想說明 與這個銀河系相比其他銀河系 有較多個體發展出人格修養的能力從事這類的旅行? 我這裡說的銀河系指的是凸透鏡形狀 擁有數十億星球的銀河系.

RA: 我是Ra,我們再次使用”銀河” 的一個不存在你們現今字彙的意義. 我們意指你們的星系.去假設其他星系比你們更能操縱次元旅行是不正確的. 我們僅只單純地表示 除了你們星系, 還有許多其他的星系.

發問者: 謝謝你, 我想我正位於一個重要的關鍵之上, 因為我認為 進化的偉大工作關乎人格修養. 看起來 我們有兩種實體在宇宙中移動, 一種藉由人格修練, 另一種藉由 你所謂的彈弓效應. 我不想討論 光速以下的速度, 因為我不認為那很重要. 我認為這題材很重要 是因為我們討論的主題是人格修練. 使用彈弓效應來旅行 是否可以說是使用理智, 或左腦來認知, 而不是用右腦?

RA: 我是Ra,你對於這主題的覺察是廣泛的. 你穿透了外表的教導. 我們傾向不使用左右腦的分類詞彙, 因為這樣說是不正確的. 有些機能是同時重複存在於左, 右腦. 進一步說, 對某些個體而言,左右腦的機能是相反的. 無論如何, 這詢問的核心值得一些思考.

你們, 做為一社會複合體, 所傾心的現代科技 不過是操縱智能能量的開端, 如果進一步發展, 有可能演化成能夠使用重力效果的科技.

我們以下的詞彙並不精確 然而沒有更合適的詞彙了.使用科技來操縱外在於自我的環境 與 透過心/身/靈複合體的修練來獲得對自我在小宇宙及大宇宙的完整知識兩者比較, 前者對於個人進化的幫助 遠遠少於後者的功效.

對於修練完成的個體而言,所有事物都是開放且自由的. 這修練不僅開啟了宇宙, 也開啟了進化的大門.

這兩者差別在於 一個是選擇搭便車到一個地方欣賞風景;另一個是選擇走路, 一步一腳印, 獨立且自由, 在這獨立中讚美那行走的力量, 及覺察這美麗的機會.

相對的, 搭便車旅行者, 被路上的交談及新鮮事物分散注意力, 且依賴他人的奇想念頭, 一心只想著準時赴約. 搭便車旅行者看到同樣的美麗, 但是沒有將自身準備好, 在心智的根源 扎實地建立這體驗.

發問者: 我想我問這個問體 好了解心智修練以及它們是如何演進的. 第四, 第五, 或第六 正面(服務他人)密度的社會記憶複合體 是否同時使用彈弓效應及人格修練從事旅行, 或者他們只用一種?

RA: 我是Ra,正面導向的社會記憶複合體會嘗試學習心/身/靈 的修練, 然而 對於一些已經擁有科技使用智能能量達成旅行的 群體, 他們會使用這科技 同時學習更適當的修練.

發問者: 那麼我假設比較正面導向的社會記憶複合體有較高比率成員使用人格修練來旅行,是否正確?

RA: 我是Ra,這是正確的. 當正面第五密度移向第六密度之後, 事實上 已經沒有一個實體 會再使用外部的科技來達成旅行或通訊.

發問者: 你能否給我關於負面導向社會記憶複合體 的相同資訊? 即他們使用兩種旅行方式的比率?

RA: 我是Ra,負面第四密度使用彈弓式重力光效應, 大概有80%的成員無法精通必要的人格修養. 到了負面第五密度, 大約有50%成員在某個時點獲得必須的人格修養 能以思想完成旅行. 當第六密度迫近時, 負面實體被丟到困惑中 因此很少嘗試旅行. 當旅行發生時 大約73%使用 光/思想.

發問者: 到第五密度的尾聲, 正面與負面導向 人格修練的內涵 是否有不同?

RA: 我是Ra,在極性上有顯著的不同, 但在完成必要的自我知識 以達成人格修練上 卻無不同.

發問者: 我假設人格修練, 自我的知識, 控制以強化意志 是任何第五密度實體都視為重要的事情. 是否正確?

RA: 我是Ra,實際上, 這些事情 從第三到早期第七密度 都是重要的. 唯一需要更正的細節是 你的用字: 控制. 了解到它對於認知的成長是沒有助益的, 這點非常重要.一個實體 不需去控制思想過程 或一時的衝動, 除非這樣會導致與一的法則 不一致的後果. 控制似乎是獲致修練, 和平, 與啟蒙(illumination)的捷徑.然而, 正是這控制使得進一步輪迴經驗變得必須 好平衡 控制或抑制自我的後果.

與其如此, 我們欣賞並推薦你使用的第二個動詞 關於使用意志方面:自我的接納,自我的寬恕, 以及意志的方向; 這些是通往修練人格的途徑. 你們的意志機能是強有力的, 好比共同創造者. 再怎麼強調這機能的重要也不為過. 因此它必須被謹慎地使用, 對於走正面途徑的人而言 需將它導引到服務他人的方向.

當人格變得日益強壯, 使用意志會有很大的危險, 因為它可能被潛意識地使用 從而降低這個體的極性.

發問者: 我感覺到, 你剛才所說的 與 為什麼這麼多流浪者(Wanderers)選擇在地球收割時節降生於此 有個關聯. 是嗎?

RA: 我是Ra,你的感覺正確. 在記起那遺忘的記憶之過程中 蘊含許多正面極化(polarization)的機會. 我們相信這是你詢問的特定動力. 如果不是 請再次詢問.

發問者: 我想問 為什麼這麼多流浪者(Wanderers)選擇在地球收割時節降生於此?

RA: 我是Ra, 在地球收割時節降生 有數個原因, 可以用自我, 及其他-自我來區分.

憂傷的弟兄姊妹降生的主要原因是提供幫助 其他-自我的可能性, 藉由降低地球的意識扭曲, 以及提供催化劑給 其他-自我, 促成收割量的增加.

還有兩個原因與自我有關.

流浪者,如果記得 並奉獻自身於服務, 將快速地極化. 如果處於較高密度 其催化劑較為蒼白(etiolated).

最後一個原因是 一個心/身/靈全體 或 社會記憶複合全體 判斷一個體 或 成員可以利用第三密度的催化劑 來重點式複習一個未臻完美的學習/教導. 這特別適用於那些正要進入或持續進行穿越第六密度的個體, 在那兒尋求 憐憫 與 智慧的完美平衡.

發問者: 謝謝你. 我對一件事有點好奇, 但並不是太重要, 我直覺地獲得一些靈感 茲敘述如下. 我可能是錯的.

你提到彈弓效應,這個名詞使我困惑. 我唯一看到的是 你必須將能量放進一載具 直到它接近光速, 當然 這需要越來越多的能量. 接著出現時間的擴張效應 接著我認為有可能, 藉由旋轉90°於原本旅行的方向, 由於某種原因 改變了它的應用方向,也就是說你移動出 空間/時間 進入 時間/空間, 以90°的偏向(deflection).隨後 當能量在 時間/空間 被取走之後, 你會重新進入空間/時間 在能量爆發結束的盡頭. 我的陳述是否有些許正確?

RA: 我是Ra,你所說的相當正確, 至少就你們語言容許的範圍極限而言. 由於你的訓練, 比我們更能表達這概念. 我們唯一的修正 是建議將你所說的90° 改成一個角度, 屬於四維立方體(tesseract)的一部分

發問者: 謝謝你. 這只是樁困擾我的小事 沒有真正的重要性.

那麼 從有心跟隨服務他人途徑 的個人而言, 除了人格修練, 自我知識, 及強化意志; 還有什麼重要的事情嗎?

RA: 我是Ra,你所說的是技術,並不是核心. 讓我們來檢驗進化的核心.

讓我們記得 我們都是一體,這是偉大的學習/教導. 在這合一之中蘊含著愛, 這是偉大的學習/教導. 在這合一之中蘊含著光, 這是基礎教導 適用於所有存在物質的平面. 合一, 愛, 光, 及 喜悅; 這是靈性進化的核心.

第二順位的課程是學習/教導 冥想, 及服務. 到了某個階段 心/身/靈複合體平順地被啟動, 藉由中心思想 平衡自身; 之後你所提到的技術就變得相當重要. 無論如何, 這完整神秘的宇宙 為一. 總是始於造物者 終於造物者, 而非技術.

發問者: 在上次集會中 你提到來自八度音程的荷光者(light bringers), 依我的了解 他們來自於我們這個所處之音程之上 提供我們畢業所需的光?你可否告訴我更多關於荷光者的事, 他們是誰, 等等?

RA: 我是Ra,這是最後一個問題.

我們所說的八度音程密度 同時是末後(omega)也是起初(alpha), 無限宇宙的靈性密度再度成為中心太陽或造物者. 然後一個新的宇宙誕生了, 一個新的無限, 一個新的理則包含一切造物者曾經歷的過程. 在這新的八度音程中 也有一些流浪者. 我們對於跨越八度音程的邊界所知甚少, 除了知道 這些存有 來這裡幫助我們八度音程 達成理則的完整. 此刻有任何簡短的詢問嗎?

發問者: 我唯一想問的是: 有沒有什麼我們可以做的, 好增加這器皿的舒適度, 或改善這通訊?

RA: 我是Ra. 這器皿的肺部有些扭曲, 但由於肉體良好的姿勢 已經得到很好的補償. 一切都好. 我的朋友, 我們在太一無限造物者的愛與光中離開你們,去吧, 在太一的大能與和平中歡欣鼓舞. 天主與你同在.

RA, 第五十三場集會

1981 年5月 25 日

RA: 我是Ra,我在無限造物者的愛與光中 向你們致意.

我現在開始通訊.

發問者: 我首先想請問器皿的狀態, 然後為她問兩個問題. 她想知道 是否可以一天做一次運動, 還有她在集會之前感到的疼痛 是否源於獵戶集團的攻擊?

RA: 我是Ra,器皿的狀態如前所述. 關於運動的問題, 現在密集訓練期已結束, 這器皿可以選擇, 做一次運動 而非兩次. 掃描這器皿的肉體 我們發現目前的運動量是這器皿力量的極限, 以長期而言是好的 可以漸次累積其生命能; 但短期而言 這器皿會感到疲累. 因此我們建議器皿注意先前的勸告 關於其他適當的肉體協助. 回答第二個問題 我們可以說 器皿在這次通訊之前 遭遇的肉體困難是由於器皿本身的潛意識的意志行動, 這意志極度地強壯 要求心/身/靈保留所有可利用的肉體與生命能 以進行這次通訊,因此器皿感到不舒適因為當能量被轉向時 身體戲劇性變衰弱,值得注意的 這器皿同時也承受心靈攻擊, 使得原本存在的狀態更加劇烈, 造成器皿有被箝制(cramping)以及頭昏眼花的現象, 也產生心智複合體的扭曲.

發問者: 謝謝你. 我想知道(某某)是否在不久的未來 可以參加這樣的聚會?

RA: 我是Ra,心/身/靈複合體,(某某), 在靈性上屬於這個群體 歡迎她加入. 你可以要求一個特別的冥想期間給這實體練習 直到她加入這個聚會. 我們也建議將(某人)的照片附上愛與光的字句 送給這個實體,當她冥想時 手持這照片 與你們進入和諧狀態, 這樣當你們在打招呼時 不會有額外的能量被浪費, 他們兩位都具有孤獨與害羞的傾向, 同樣方式可以讓(某人)持有(某某)的照片..

發問者: 謝謝你. 在我前往Laramie2 的旅程, 對我而言 有些事情變得很明顯, 關於散佈一的法則卷一給那些有UFOs體驗 以及其他的流浪者, 我想問一些問題 加入卷一當中, 以去除一些可能發生的誤解. 這些問題 雖然大部分是不具永恆意義的, 卻能去除一些關於卷一 認知上的扭曲. 我希望我使用了正確的方法. 你或許無法回答某部分的問題, 但沒關係. 我們將繼續問其他問題 如果你無法回答我現在問的問題.

你可否告訴我 服務他人 正面導向的聯邦成員 用哪些技術與型態來與地球人接觸?

RA: 我是Ra,我們可以的.

發問者: 請開始吧?

RA: 我是Ra,最有效率的接觸模式就是你在這個 空間/時間 體驗到的. 我們十分不願 侵犯自由意志. 因此, 那些流浪者是我們唯一會思想投射的對象, 即你們所謂的第一類接觸(Close Encounters), 正面社會記憶複合體 與 流浪者之間的會面.

發問者: 你可以給我一個例子嗎? 關於一個社會記憶複合體 與 流浪者之間的會面, 以及流浪者會經歷到什麼事件?

RA: 我是Ra,這個例子是你所熟悉的 一個稱做Morris的男子, 在這個例子中 該男子的一些朋友經歷負面導向的第一類接觸. 然而, 這個叫做Morris的實體沒有被影響到, 他的肉眼也無法看到這次的接觸.

無論如何,Morris 的內在聲音指引他到另一個地方, 他在那裡與一思想型態接觸, 當那思想型態凝視他的時候, 喚醒了他尋找關於這事件以及此生經歷 之真理的渴望. 感覺被喚醒 或被啟動 是這類接觸的目的. 事件的持續時間 以及使用的形象, 端賴此流浪者 潛意識之期待.

發問者: 在以聯邦載具為主的‘第一類接觸’, 我假設這種‘第一類接觸’的載具唯一種思想型態.在過去幾年 是否有流浪者曾與降落的思想型態載具 有過‘第一類接觸’?

RA: 我是Ra,這種情況曾發生過, 雖然次數遠比獵戶型的‘第一類接觸’要少得多. 容我補充一點,在這個無盡頭的合一宇宙, 所謂第一類接觸/靠近接觸(Close Encounters)的觀念是很幽默的, 因為所有的接觸不都是自我與自我的相遇? 因此, 怎麼會有接觸不是非常 非常靠近的?

發問者: 好吧, 說到這類的自我與自我的相遇, 是否有任何正向的流浪者曾經與獵戶座或負向的實體有第一類接觸?

RA: 我是Ra,有的.

發問者: 為什麼這種事會發生?

RA: 我是Ra,這種事件很罕見, 原因或者是由於獵戶座實體沒有洞察對方正向極性的深度, 不然就是獵戶座實體嘗試將這個正向流浪者在此存在平面中去除.

獵戶座通常的策略是選擇那些心智單純的對象,意指在心智與心靈方面 活動較少的實體.

發問者: 我注意到這類接觸有許多不同形式, 你可否給我一個普遍的例子 說明星際聯邦使用什麼方法來喚醒他們所接觸的流浪者?

RA: 我是Ra,用來喚醒流浪者的方式各式各樣都有, 核心理念在於進入對方的意識與潛意識 而不引起恐懼,並且在這個主觀的經驗中 將可理解的潛能最大化.許多時候發生在睡眠中; 其他情況也包含清醒時的各種活動. 方法是彈性的 並不一定需要以’第一類接觸’來進行.

發問者: 肉體檢查症候群(physical examination syndrome)是怎麼回事?這個現象在流浪者與 聯邦及獵戶座 之接觸中 有何關聯?

RA: 我是Ra,客體潛意識的期待 造成此種體驗的產生, 提供者是聯邦的思想-型態 實體. 因此 如果一個流浪者期待一個肉體檢查, 他就會經歷到一些警訊 或不舒適, 在他潛意識可接受的範圍內.

發問者: 那麼, 那些同時被帶入聯邦及獵戶座飛碟的個體 將體驗很真實的肉體檢驗?

RA: 我是Ra,你的詢問指向不正確的思考. 獵戶集團使用肉體檢查做為一種恐嚇個人的方式, 使客體感覺是一種高等第二密度生物, 好比是一頭實驗室動物. 有些人體驗到性 是這類經驗的附屬種類. 其動機在於展示 獵戶座實體控制力凌駕於地球人之上.

思想-型態的體驗是主觀的, 大部分, 並不發生在這個密度中.

發問者: 嗯, 關於收割性, 地球上的個體差異性呈現一相當大之光譜, 同時有正面與負面導向的極性.當獵戶集團尋找地球人接觸時 是否會將目標集中於光譜的兩端,包括正面與負面 ?

RA: 我是Ra,這個詢問有些難以精確地回答. 然而, 我們將嘗試如此做.

獵戶座實體最典型的手段是選擇 你們或許稱為 心智衰弱的實體,如此 獵戶座哲學可以更大量地散播. 有些獵戶座實體被更高度負面的實體所召喚, 在這種情況, 他們分享資訊 就如同我們現在從事的行為. 然而, 獵戶座實體這樣做有個風險: 被接觸的可收割之負面實體可能會嘗試吩咐並指揮這次的接觸,好比獵戶座實體指揮與地球人之接觸. 結果是爭奪統治權的鬥爭, 如果獵戶實體輸了, 將損害獵戶集團的極性.

同樣地, 如果一個獵戶座實體錯誤地與一高度正面的實體接觸, 可能會對獵戶座部隊造成大災難, 除非這些十字軍(Crusaders)能夠將這正面實體之極性消除. 這種結果幾乎從未聽聞. 因此, 獵戶集團比較喜歡與心智衰弱的實體做實質接觸.

發問者: 那麼一般而言, 如果一個人與UFO或疑似UFO的對象有’第一類接觸’, 他必先注視這次遭遇的核心, 審視這事件對他的效果, 才能決定這是獵戶座 或聯邦的接觸, 對嗎?

RA: 我是Ra,正確. 如果有恐懼與末日的感覺在其中, 這接觸很可能是負面的. 如果結果是希望, 友善的感覺, 喚醒正面與服務他人的感覺,聯邦接觸的記號就很明顯了.

發問者: 謝謝你. 我不想讓第一冊的相關資料給人錯誤印象, 所以我在此添加這些問題. 我知道這些不是永恆的問題, 但我相信為了得到完整的認知, 容我說, 這個方式是正確的.

以下我想問一些問題, 如果你不想回答 我們就跳過. 我想問, 如果可以的話, 聯邦實體大多數的長相為何?

RA: 我是Ra,第四密度的聯邦實體長相各異, 容我們說, 從他們原先的肉體載具衍生而出.

發問者: 是否有些實體長得跟我們很像? 可以通過地球人的檢查?

RA: 我是Ra,這樣的特質多半屬於第五密度的實體.

發問者: 我接受相同的答案也可以套用在獵戶集團上, 對嗎?

RA: 我是Ra,是的. 有沒有簡短的問題 我們可以回答?

發問者: 這次集會 我問了許多過渡性質的問題, 我為此道歉. 我只是覺得這樣子做, 才不會引起流浪者與其他讀者 在讀第一冊時 對UFO接觸會有所誤會. 如果造成任何麻煩 我感到抱歉.

我只想問 有沒有什麼我們可以做的,好幫助這器皿, 或協助這通訊?

RA: 我是Ra. 器皿情況很好. 請仔細守護各種器具的排列. 我的朋友, 我們在太一無限造物者的愛與光中離開你們, 去吧,在太一的大能與和平中歡欣鼓舞. 天主與你同在.

 

Copyright © 1982 by L/L Research which is a subsidiary of the Rock Creek Research & Development Laboratories, Inc.

Library of Congress Catalog Number: 90-72156

All rights reserved. No part of this work may be reproduced or used in any forms or by any means-graphic, electronic or mechanical, including photocopying or information storage and retrieval systems-without written permission from the copyright holder.

ISBN: 0-924608-08-0

 

譯者註解

以下註解是由譯者自行加上的, 以補充一些對本書之參考資料, 它們並不屬於原著, 一的法則, 的一部分.

1 本書相關網址 www.new-universe.com/pythagoras/secrets.htm

2 懷俄明州東南方的一個城市.

  Skip Navigation LinksL/L Research Library Books - The Law of One - Chinese Translation The Law of One, Book III (Big5)

Copyright © 2017 L/L Research